晴時多雲

top

《大名醫開講》連文彬:當御醫提心吊膽 我都隨身帶這個…


2019-11-04 07:30

相關影音

連文彬分享過去擔任前總統李登輝御醫時的故事。(記者胡志愷攝)

(連文彬,曾任台大醫院內科主任,任職台大醫院64年,心臟病權威,曾擔任元首醫療小組召集人,現任台大醫學院內科名譽教授)

我59歲做台大醫院內科部主任,那時李登輝統總統要我去服務他,我內心非常緊張。因為有蔣經國先生的例子,假如失敗的話,我的頭可能會被殺掉。所以從李總統第1任開始,就是蔣經國先生那個剩下的任期部分,後來再做12年,大概有13年多的時間都是由我服務。這份工作並不好玩,大家想說你現在當御醫不得了了,都不知道我擔任李總統的醫生不久,家裡的玻璃窗就被弄破一個洞,把我後面的門打開,進到我家裡,看看我的包包,藥包是什麼藥,顯然是有人要知道李總統身體有沒有問題?

還有很多人對他身體對他有興趣。當時有一位記者告訴我,他每一次都在仁愛路看總統官邸房間有沒有電燈亮,他想知道李總統身體是不是有問題,這些事情都造成我很緊張。本來說總統醫療團隊應該是一群醫生大家一起做,後來總統府那邊告訴我,「連教授,他(李登輝)的健康你不要隨便講,周圍很複雜。」因為政局氣氛緊張,所以變成我一個人,擔任10幾年的總統醫療成員。

李總統要選第2任的時候,我跟他去陽明山的中山樓。很多人像林洋港,這些人看起來都很強大,那時我才知道,不能隨便把李總統的身體情形講出來。所以這個,就變成我一個人跑來跑去,有些總統本人的事情我都不敢告訴他親人,因為他很有意念要把國政搞好,你向外界透露小秘密,會影響到大局,李總統個人的秘密,我到現在都不敢講,很久以前我就知道總統醫療團不是一個簡單的職務。

出國怕槍擊 隨身帶1000C.C.血液

特別可以講的事,是李總統的血型和一般人不太一樣(李總統血型是AB型)。他上任後要要到世界各國去,一開始到新加坡去訪問,坐船時李總統對我說,「連教授,我頭暈」我想糟糕啊,暈船。後來就給他暈船藥,還有一個藥放在耳朵舔一下,那個是Psychological(心理安慰劑)。那個時候開始我非常緊張了,就感覺責任很大。

李總統那時到處去,東南亞、菲律賓,有時候到印尼,也曾到美國去拜訪他的康乃爾大學,他的母校。到美國康乃爾大學,那飛機下來有一個紅地毯鋪在地上,李總統應該沿著紅地毯走比較好。但是總統很親切,竟走到紅地毯到外面跟民眾握手,那群民眾有白種人、黑人跟黃種人,把我嚇死了。我緊張的跟在後面拉這個、拉那個。

剛剛講過,李總統血型稍微特殊一點,所以我要隨身要帶1000C.C.的血液放在冰箱用電池固定溫度,因為飛機上沒有插頭,車隊裡面也沒辦法插頭,所以只能用電池保溫。那血液必須設定溫度才行,不然就會變成豬肝湯,不能用。在國外訪問時我最害怕就是槍擊。他是總統,健康與安全很重要,所以我帶1000C.C.的血液隨時備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pv

新聞送上來!快加入自由電子報APP、LINE好友


iOSAPP Store AndroidGoogle Play APP下載
QR Code
QR Code L I N E
加入好友
Line QR Code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網友回應
今日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