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首長早餐會》顏慶章:加入CPTPP 名稱應改用TAIWAN

2021/10/12 07:48

顏慶章認為,台灣申請加入CPTPP,不應該限縮自己的主權國家身分,「台澎金馬關稅領域」這名稱已不適合當前的台灣處境,未來政府應尋求改名TAIWAN,作為我在CPTPP的會員名稱。
(記者胡志愷攝)

(顏慶章曾任財政部長、首任我駐WTO大使)

台灣用(臺澎金馬獨立關稅領域)申請入CPTPP

GATT是在1947年10月30日締簽,它的起草歷史裡面,記載著非常清楚,用所謂的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獨立關稅領域)這樣的名義來加入的政府,基本上它不屬於具有國家主權的身分,所以在1990年1月1號,台灣正式向GATT提出申請,遞件的名字就叫做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臺澎金馬獨立關稅領域),所以這個名字本身,當然我們不得不說,也許從另外一個角度是,台灣基於當時的國際環境,我們跟中國抗衡能力比較弱,等於台灣自我限縮,不用正式的政府名義來申請,而用一個所謂的在關稅及對外GATT所規定的事項,擁有自主權的這樣一個實體來申請加入。

不可否認的,這個就是等於自我限縮我們的國家主權身分,1990年這個申請,後來的演變其實是讓我們在國際經貿體系裡面,是受到相當的委屈,其中最明顯就是在1992年,為我們這個申請案通過而設立工作小組,來進行雙邊的貿易談判的時候,在那個時候通過的過程中,同時還有會議的主席特別提到說,未來我們台灣在觀察員時代以及成為會員的代表機構,基本上要依循香港、澳門模式。

獨立關稅領域 限縮台灣主權身份

第2個就是這個代表團的官員所使用的頭銜,不可以具有外交的意涵,所以這個過程就讓我們等於說,又進一步呈現出來,你因為你申請的名義,就是不具有國家主權意涵,所以相對進一步再通過我們成立工作小組,來進行雙邊談判的時候,又進一步踩踏我們的國家主權尊嚴。

顏慶章特別帶來有WTO之父稱譽的John H.Jackson所著的WORLD TRADE AND THE LAW OF GATT。
(記者胡志愷攝)

John H.Jackson所著的WORLD TRADE AND THE LAW OF GATT。
(記者胡志愷攝)

我們剛剛加入WTO那時候在日內瓦的處境,跟現在國際對台灣友好的環境,我的感覺是完全有很大的差異,在那個時候,因為用台澎金馬獨立關稅領域加入WTO,把我們代表團的名稱,被迫比照香港、澳門,稱之為叫做Economic and Trade Office(經貿辦事處),這個是當然我不能願意接受的事情。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WTO案例當為殷鑑

所以整個來講,除了我們有外交關係的會員,可是這些都是很小的國家,絕大多數的國家在這過程中都避之唯恐不及,可是現在的情境是有很大的差異。

我們可以看到,最早是歐巴馬總統時代,在簽署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的過程,一而再、再而三提到歡迎台灣加入,歐巴馬也毫不客氣講到,這個TPP就是要防堵中國在亞太地區勢力的擴張,所以代表著美國要重返亞太地區的一個很重要的政策宣示,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被邀請到華府,去對美國國會作演講的時候,在演講的內容就是針對這個題目,也非常清楚的講出來,在這過程中,他必須要尋求一個民主自由的亞太經濟合作,然後在這過程中,我們必須要排除這個地區帶來威嚇力量的成員進來,所以那個時候一般國際上都形容,那個時候的TPP就是「anyone but China club」,就是任何國家都可以加入,但是就不是中國。

TPP成立目的 就是排除中國

川普總統當選之後,川普基於美國優先的態度退出了TPP,可是川普在亞太地區的強烈政策表現,包括經貿、政治的表現,可以說對中國有非常大的威嚇力量,TPP因為美國退出,所以安倍首相就帶領其他11個成員,就完成了TPP的簽署,2018年完成簽署,我們也看到在這過程中,變成說日本就是CPTPP的領頭羊,然後日本對台灣在最近這幾年相互的關係,我們可以深刻感受到日本支持台灣的一個非常強烈的訊息,固然在這過程,台灣有若干的小細節,讓日本感到實在是有點不滿意,其中最明顯的就是福島食品的問題。

全WTO會員164個會員裡面,唯獨中國跟台灣是全面禁止福島的水產品跟農產品,然後台灣就被擺了一道,我們在上一次9合1選舉的時候,國民黨的郝龍斌提了一個核島核食產品可不可以進口的公投,政府也沒有出來解釋,跟老百姓講說這個訂為核食產品,這個如果從考試的角度來講,這題目是訂錯,老師訂錯題目,這個題目要免費送給學生得分的,結果我們在整個過程中,政府沒有出來跟老百姓講說,這個不叫核食,結果那個公投就通過了,這個通過接下來,行政院的發言人,對不起這個是民進黨執政,就接著想那我們只有尊重民意,所以我們兩年內不能改,就在我們做出這個公佈的時候,中國在背後打我們一槍,中國就開放了日本福島5縣的稻米進口。

台灣跟日本關係空前友好 應利用此機會加入

所以說真的,在若干非常好的情境之下,日本跟台灣的關係,由於它發生那個電廠,因為海嘯而引起的一些問題,台灣是全世界最大人民主動捐錢給日本,所以日本非常感念在心裡,那日本由衷的在政策上,我們有發現很好的現象,今年CPTPP輪值主席剛好是日本,但現在已經快要結束了,日本的輪值剩下不到兩個月,所以很可惜,這段時間如果台灣更早一點,跟日本好好的去請教,我覺得我們要提出的時間點,也不要感覺上好像是,我們是迫於中國提出,所以慢了一個禮拜才遞件。我們幾乎在2018年CPTPP一成立到現在,我們這段時間,整整浪費掉一段很長的時間。

顏慶章提到,台灣面對福島食品議題的處理不當,讓中國有機會在背後開槍,造成拖延到現在才申請加入CPTPP。
(記者胡志愷攝)

獨立關稅領域是非主權國家 港澳就是

我們現在申請加入CPTPP的名稱,就是依循在1990年,我們當時提出要加入GATT的一個型態,用所謂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獨立關稅領域)的身分來申請加入,我要強調就是說,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這樣的一個名義申請加入,從GATT的起草歷史,這個是不可以忽略的,它就是一個非主權國家的身分,我們台灣如果是被迫而必須要屈居那個頭銜,我認為那也許是一個不得已的考量,就像我們為了參加奧運會,我們就硬是被在這協調過程中,得出了一個叫做Chinese Taipei的名義去加入,我們自己把它翻譯成中華台北,我可以跟各位報告,從我對英文的理解,Chinese Taipei不是中華台北,是中國的台北,所以我們用一個看起來好像勉強可以接受的叫中華台北的名義,來翻譯Chinese Taipei。

1990年我剛剛講,我們用這個台澎金馬的所謂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的名義來申請加入當時的GATT,兩年後1992年的9月、10月,理事會通過我們的申請案,然後設立了工作小組,在那個申請案的決議裡面,當時的會議主席進一步表示,所謂的「台澎金馬獨立關稅領域」,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Chinese Taipei,所以在那邊也給我們冠上了Chinese Taipei,我們台灣當然要去翻譯那個名稱,要自己翻譯成中華台北,我認為那個講不好聽,那個是為了面子,正確的翻譯是中國的台北,請問國人可以接受嗎?可是那是1992年的事情,現在台灣還要這麼委曲求全嗎? 

美國強烈支持台灣 早認定我們是國家

現在台灣國際處境大改善,美國對台灣各方面的支持,可以說甚至總統換了拜登,對台灣的支持更是堅定而明顯,川普當總統那個時代,通過了所謂的Taiwan Travel Act,就是台灣旅行法,裡面所用的文字,有一個條文就直接講明了Visits the country,就是像我們這樣的國家,派高階的官員對台灣加以訪問,這個過程是對於美國跟這個國家之間的關係,是非常有正面的效益,後來也有另外一個台北法案,也是明顯對台灣強烈的支持。

其他的國家當然因為跟CPTPP沒有地緣關係,我們就不談,但是有地緣關係的呢,最大的國家就是日本,我們也看到在日本之外有澳洲,澳洲已經也表態,它想要來聯合日本、加拿大,加拿大在過去也對我們台灣不是很明確的有所表態,可是加拿大因為華為的事件,所以加拿大也跟中國在這過程中產生一些,認知到中國等於用施壓的方式,對鄰近的國家包括對加拿大,都遭遇它的痛苦,所以在CPTPP裡面,我們毫無疑問的,當然最後它是要共識決,共識決就是11個國家都要共識決,跟WTO的情境一樣,那共識決當然我們理論上可以想像說,只要有任何一個國家,不管大或者小反對的話,我們台灣也加入不了,可是我們也應該有自信啊,在共識決只要有任何一個國家反對中國加入,它也進不了CPTPP。

未來與會員國談判 應尋求改用Taiwan名稱

對於用獨立關稅領域名稱加入CPTPP的補救措施,我認為這個能不能在未來談判的過程裡面,台灣去把它改變過來,或者會不會有其他主要的CPTPP的成員國,尤其像日本,像這次東京奧運,在整個過程中不叫我們所謂的Chinese Taipei,直接叫我們Taiwan,那我們也看到其實國際上非常明顯的事情,包括美國在1979年跟我們斷交,在那過程中美國到現在所有的政府文件,對外所提到都是稱我們台灣,也從來不稱我們Chinese Taipei,所以這個是當然澳洲一樣的,這些國家都是在CPTPP比較具有經濟份量的國家,對我們台灣,它不會稱我們叫做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所以我們不應自我限縮。

我們自己遞件叫「台澎金馬獨立關稅領域」這個名字,將來在談判過程中,有沒有可能去改變,這個我也不敢說絕對沒有,我們如果有那個本事,去跟幾個大國,尤其像日本、加拿大、澳洲這幾個大國,然後在談判的過程中,又得到其他會員國的共識決,然後在這過程我們當然唯一的,Republic of China那是絕對不可行,因為我們要用這個名字來加入,在很多的場合裡面這個是不可行的,但是問題是不可行的名字,現在我們國內還有不少的人,還有政黨愛這個名字愛得不得了。

ROC在國際難生存 國人應凝聚共識思考國家名稱

換句話講說,外交是內政的延長,台灣在內政我們到底國家叫什麼,我坦白講我也感到很困惑,你硬是要叫中華民國,那英文只有翻譯成Republic of China,可是這個名字又跟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華人民共和國)太接近,這個在國際上是絕對行不通的,可是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我們不能接受,中間最好的方式就叫Taiwan,可是叫Taiwan,我們國內還是有一些人不接受,所以這個在國內都沒辦法產生一致性的聲音,你在國際上要去說我的國家叫什麼,我是代表哪個政府,我們自己就有很大的難度。

我要在這邊特別鼓勵我們全體國人來思考,因為我們在1971年退出聯合國之後,英文所謂的Republic of China,這個名詞在國際上已經可以說沒有存續的空間,我們怎麼樣來思考,在全民共識的情形之下,我們對這塊土地產生國家認同的驕傲,我必須要強調說,我們必須要先對這塊土地產生國家認同的驕傲,這個國家才會變得偉大,而不是等它變得偉大以後,我們才去認同它,這個應該是這個時候,我們在1971年,請問這個情境在未來另外的50年,我們沒有改變的話,我們會是一個怎麼樣的情境。

(攝影.整理/記者 劉彥辰、胡志愷  策畫.訪談/記者歐祥義)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熱門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