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星期專論》反制中國的恫嚇與脅迫

2022/06/19 05:30

◎費學禮(Richard D. Fisher, Jr.)

◎費學禮(Richard D. Fisher, Jr.)

二○二二年六月二日端午節前夕,台灣總統蔡英文前往台灣海軍陸戰隊第六十六旅慰勉官兵,出人意表地突然停下腳步,舉起台灣設計製造的「紅隼」(Kestrel)肩射式步兵反裝甲火箭,實際體驗如何操作。 (總統府提供)

對台灣、美國及其盟友來說,加緊反制中國共產黨的軍事恫嚇和脅迫行動至關重要,以免北京當局以為小規模的挑釁不會被究責,進而膨脹為可以放膽入侵台灣的自信。

台灣總統蔡英文似乎對此有所體認。二○二二年六月二日端午節前夕,她前往台灣海軍陸戰隊第六十六旅慰勉官兵,出人意表地突然停下腳步,舉起台灣設計製造的「紅隼」(Kestrel)肩射式步兵反裝甲火箭,實際體驗如何操作。

蔡英文扛台製紅隼 嚴正表態

在那一刻,蔡總統親自向台灣人民與自由世界表明,反抗中共的入侵和宰制並非不可能─如果她能發射火箭擊毀入侵的中國裝甲車,其他任何一位台灣成年公民也可以做到。

這是一個極其嚴正的表態,讓人想起前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一九四○年七月下旬前往哈特浦(Hartlepool)視察海防前哨的歷史畫面,他在這張知名照片裡舉起湯普森衝鋒槍(Thompson submachinegun),嘴裡還叼著雪茄。

當時,不列顛戰役(Battle of Britain)的最後勝負仍未塵埃落定,人們有理由擔心納粹德國會向英國發動大規模的兩棲入侵,邱吉爾正是以一種當時亟需的不屈形象,來激勵英國人保家衛國。

今天,台灣之戰(Battle for Taiwan)也尚在未定之天,以這種方式鼓舞士氣是可行的。不過,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思考中共和中國人民解放軍(PLA)已經侵門踏戶到何種程度。

在一九五○年代的台海危機中,台灣空軍是在中國大陸,而非台灣上空作戰。做為台灣的正式軍事盟友,美國認為應提供台灣可裝載廿千噸(kiloton)當量級戰術核彈頭的「鬥牛士」(Matador)巡弋飛彈,而且也準備使用這些核彈頭。

然而,在美國、歐洲、以色列,以及後來的俄羅斯提供技術協助下,中共領袖鄧小平得以推動中國的軍備重整,到了一九九五年,鄧小平的繼任者江澤民開始緊盯台灣,在一九九五年和九六年發射「東風-15」和「東風-11」飛彈恫嚇台灣選民。

接著在一九九九年,已經強大許多的中國空軍開始進逼台灣海峽中線,實際控制了台海半部。到了胡錦濤統治下的二○○○年代,這種空中侵擾愈來愈頻繁。

當前的中共領袖習近平藉由在台灣周邊進行實戰化演練,推動中國空軍和海軍的新一波現代化,約從二○一五年開始,可攜帶核彈的「轟-6K」轟炸機開始在台灣周邊出現,現在則是幾乎每天都出動戰鬥機和情報支援機群騷擾台灣,而且已經持續三年之久。

中俄聯合戰略巡航 核武恫嚇

二○二○年五月,這種恫嚇行徑在兩個層面上進一步升級。中國海軍航空母艦「遼寧號」首次率領完整的航艦戰鬥群出現在台灣東部海域,與侵擾台灣南部和東部的大批戰機編隊協同演練。

然後在今年五月廿四日,中國空軍四架「轟-6K」轟炸機和俄羅斯空軍兩架「Tu-95MS」轟炸機,編隊執行第四次中俄轟炸機聯合戰略巡航。

遼寧號航艦戰鬥群先是通過日本海,然後開往西太平洋海域演訓,這再次表明俄羅斯將支持中共侵略台灣,而且可能與解放軍聯合發動核武攻擊,對抗美國和其他可能協防台灣的國家。

到目前為止,中共和解放軍還沒有向應對解放軍恫嚇演習的台灣軍機開火,也沒有擊落頻繁出動監控解放軍侵擾日本、台灣,甚至南海空域的日本、美國和其他盟國的飛機。但在五月廿六日,解放軍以實際行動展示它可能越界,當時在南海的國際空域,一架中國空軍的「殲-16」攻擊戰鬥機攔截一架皇家澳洲空軍的P-8A反潛巡邏機,在急遽逼近掠過P-8A機鼻之際,還釋放束狀的鋁箔干擾絲(chaff flares)。

這些鋁箔干擾絲可以製造出含有金屬微粒的小型碎片,它們的密度可能足以損壞澳洲巡邏機的引擎,如果這種損壞發生在中國在西沙群島或南沙群島的新建基地附近,遠離菲律賓或馬來西亞的備降機場,這架P-8A巡邏機就可能迫降在中國的新建基地,遭到扣押並大肆搜刮情報。

中國兩場軍事行動 已經獲勝

中國將持續突破其脅迫性演習的尺度,甚至開始「獵殺」(killing)台灣、美國、日本或澳洲的飛機,充分證明中國在亞洲的兩場長期軍事行動已僥倖獲勝。

首先,在幾乎沒有遭遇實質抗拒的情況下,中國從一九七○年代中期開始,逐步侵佔南海各個島礁,並於二○○○年代後期在南沙群島快速闢建新的大型防空、反艦飛彈基地,成功地霸凌東南亞國家和美國。

第二,自二○一○年代初期以來,中國已經轉移足夠多的飛彈相關技術,協助北韓成為一個核飛彈國家,卻沒有受到任何制裁或懲罰。

除了台灣空軍和日本航空自衛隊的戰機愈來愈頻繁地升空攔截解放軍飛機,日本最近出動小型航空母艦監控較大的中國海軍航空母艦,美國也已經開始對中國不斷升級的恫嚇做出巧妙的軍事回應。

這包括美國海軍的常態性巡邏演習,有時是為了回應中國海軍的演訓,以及美國軍機的大量巡邏任務。五角大廈並未「張揚」這些行動,或許是為了避免國內出現恐慌。

然而,我們現在有必要開始向解放軍證明,其侵擾行動將導致中國海軍艦艇和中國空軍飛機的慘重損失。

這麼做的必要性在於可以阻止中共開始將不定期獵殺納入其騷擾行動的一環,也可以阻止它決定發動入侵台灣這類的重大攻擊計畫。

解放軍很早以前就開始模擬日本和美國在亞洲的固定基地,做為測試長程飛彈精準度的標靶,而且已經開發出移動目標平台,演練以反艦彈道飛彈攻擊美國海軍的航空母艦,現在我們也應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由於解放軍將主要依靠大型「民用」滾裝(RORO)渡輪、民航貨機與客機來運送大量兵力、裝甲車和佔領部隊到台灣,美國、日本和台灣應該建造這些渡輪的大型塑料模型,當它們被反艦飛彈擊中時,爆炸的場面將會十分壯觀。

同樣地,台灣也可以簡便地建造代表中國不同類型軍機的大型精準看板,做為配備防空火砲,甚至紅隼肩射火箭彈的台灣海軍陸戰隊、陸軍、警察和後備軍人的練習標靶。

反恫嚇訓練 美日台要行動

另外一個反制中共恫嚇的果斷對策,則是將美韓聯合演習擴大到接近廿萬人的規模,就像一九八○年代的「團隊精神」(Team Spirit)演習一樣。

此外,日本和美國也可以發動一系列大規模的兩棲和空降部隊攻擊演習,以保衛或奪回琉球島鏈(Ryukyu Island Chain)上人煙稀少的島嶼,特別是一些靠近台灣的小島。

中共和解放軍正在利用其恫嚇與脅迫行動,協助演練未來可能針對台灣、日本、南韓、菲律賓、澳洲、印度和美國發動的真實戰爭。

美國及其盟友和台灣現在應該展開反恫嚇訓練,以不斷擴大的動力學效應(kinetic effects)向中共證明,它會輸掉它發動的任何戰爭。

(作者費學禮為美國智庫「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資深研究員。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