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TN經濟通》一帶一路 引爆中國海外債務危機

2021/01/04 08:00

一帶一路曾經被視為全球最大開發計畫,如今卻演變成中國第1個海外債務危機。(美聯社)

中國已與138國 簽署202份文件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中國過去幾年持續倡導一帶一路計畫,斥資約1兆美元為開發中國家興建基礎建設。最近《金融時報》報導,一帶一路曾經被視為全球最大開發計畫,如今卻演變成中國第1個海外債務危機,中國統治世界之路似乎並沒有愈走愈寬。這7年來失敗案例屢見不鮮,中國到底燒了多少錢?

中國在2013年首次提出一帶一路計畫。一帶是連接亞太、中國、中亞和歐洲,一路則連接中國和東南亞、南亞、中東、北非及歐洲各國。除了2大經濟路線之外,2014年成立絲路基金、2016年亞投行正式營運,提供沿線開發中國家基礎建設資金。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2017年5月在北京舉行。

根據一帶一路官網,截至2020年12月中,中國已與138國、31個國際組織簽署202份共建一帶一路的合作文件。諮詢機構牛津商業集團計算,截至2020年1月,全球已計畫或正在進行中一帶一路項目,共2951個、總價值約為3.87兆美元。

為了支撐起一帶一路,中國政府到底投入了多少錢?一帶一路項目大部份的資金以貸款的形式由中國提供,但官方並沒有公布準確的數據。《南華早報》估計,一帶一路光是來自中國的注資,可能介於幾千億至數兆美元之間。

美國企業研究所計算,2013年-2020年間一帶一路的爭議性投資,約達775.1億美元。圖為2017年習近平與多國領導人共同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美聯社)

至2020年6月 中國已投入7500億美元

華府公共政策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的統計資料,提供了更多的細節。從2013年中國宣布推動一帶一路開始,截至2020年6月,中國對世界各國在一帶一路項目上累積總投資金額超過7500億美元(約台幣21兆)。

另外,根據美國企業研究所的計算,2013年-2020年間一帶一路陷入困境的爭議性投資,總計價值達775.1億美元,占整體約1/10;該機構定義一帶一路的爭議性投資,包括事後被拒絕,或是已部分或全部停止運作的投資項目,在1380個項目中,有78個項目參與國與中國出現爭議,占整體約5.65%。

斯里蘭卡無力還債 把深水港租給中國99年

儘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獲得鉅額資金,新的基建使得這些國家與中國貿易往來及進出口都更加方便,但被質疑恐誘使貧窮國陷入債務陷阱;2017年12月斯里蘭卡因還不出貸款,將南部深水大港漢班托塔港口「租借」給中國99年,徹底打醒全世界。

中國推行一帶一路美其名是促進中國與歐亞非國家間的貿易往來,但主要目的仍是基於背後的戰略布局,實現其地緣政治目標,也希望藉此緩解國內產能過剩的問題。當時中國在國內經濟放緩的情況下,需要擴展對外貿易,而藉由一帶一路,亦可確保自中東進口石油的能源供應管道。

美、日、印等國稱中國一帶一路是巨大的「債務陷阱」,北京掠奪貧窮國家以壯大自身的影響力。一帶一路上的部份大型項目具有戰略意義,例如橫跨中亞的油氣管道、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的港口等,都能同時服務商業和軍事目的。中國放貸給這些國家,成為政治、經濟大國,借款國則把港口、礦山等珍貴資源拿來抵押。

已有23國因一帶一路 陷入高度債務風險

對中國來說,如果選擇重組或減免這些貸款,將對國內金融系統造成壓力,恐將引起國內民怨;但國際上對中國處理疫情態度已積怨很深,若又要求這些國家還款,又怕會傷害到中國在世界的影響力。

2018年3月,美國智庫全球發展中心報告指出,一帶一路計畫大多採用不透明的貸款合約,並規定須由中企負責建造,導致合約對象為此欠下大筆債務,至少23國陷入「相當高」等級的債務風險;同年,歐盟27國駐中國大使(匈牙利除外)聯合簽署報告,批評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不透明、不公平,危害自由貿易理念且偏袒中企。

2017年12月斯里蘭卡因還不出貸款,將南部深水大港漢班托塔港口「租借」給中國99年。(彭博)

泰國等多國已取消高鐵等多個項目

然而7年過去了,一帶一路成效到底如何?儘管中國官方不斷歌頌一帶一路的「碩果」,但實際上,不少項目接連卡關、取消,各國負面消息頻傳。

一帶一路創造了許多無用建設,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國提供資金給斯里蘭卡在漢班托塔區大興基礎建設,包括1條高速公路、1座板球場、耗資15億美元打造的深水港及斥資超過2億美元的馬特拉國際機場,最後全成了蚊子館。漢班托塔的高速公路上大象比汽車還多,漢班托塔深水港停泊者趨近於零,國際機場每天旅客只有10幾個。

一帶一路招牌工程巴基斯坦瓜達爾港,近10年來只有200艘船在此停靠;而曾被視為一大亮點的哈薩克霍爾果斯口岸,轉運歐洲的貨櫃量規模仍小,年運量無法達標,成為中國現代絲路的一大敗筆。

除了蚊子設施之外,還有許多工程陸續被取消。2016年1月,泰國喊停1項預算達150億美元的高鐵興建案,原因是泰企分配到的利潤太少;2017年2月匈牙利通往塞爾維亞的高鐵被歐盟喊停,理由是沒有符合歐盟的競標程序。

2017年繼尼泊爾價值25億美元的布達甘達基水電工程被取消後,巴基斯坦也拒絕中國以140億美元興建迪阿默巴沙大壩,理由是不符合國家利益;接著緬甸又因財務問題,取消價值30億美元的石油加工廠計畫,伊洛瓦底江上游建設密松水電站也因當地民眾反對而被迫停工。

在美中貿易戰、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下,中國投入一帶一路計畫的資金大幅減少。(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 重擊一帶一路

2020年情況只有更糟,在美中貿易戰、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下,中國投入一帶一路計畫的資金大幅減少;波士頓大學全球政策發展中心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海外貸款僅40億美元,遠低於2016年的750億美元。

中國工人無法返回海外工作崗位,導致海外建設人力短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印尼雅加達—萬隆高速鐵路,面臨工程延後的問題;馬來西亞投資金額高達104億美元的東海岸鐵路計畫,也因中國工人無法回到工作崗位,項目被迫延後;斯里蘭卡科倫坡的金融城工程也面臨停擺。中國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司長王小龍6月表示,接近20%的一帶一路項目嚴重受挫,30%-40%部分則受到輕微影響,只有40%幾乎沒受影響。

一帶一路資金多數來自中國政府,但無論公、民營企業皆可參與開發。整體而言,一帶一路資金規模雖龐大,但融資金額已經愈來愈低。根據美國企業研究所計算,2020上半年融資金額僅235億美元,遠低於2019全年的1047億美元。

美國之音:一帶一路是中國的政治運動

雖然在疫情期間一帶一路建設受衝擊,但這不代表中國的野心已放棄;《美國之音》報導,中國研究學者傅立門指出,一帶一路的想法本來就不限於實體的基礎建設,而是中國對內及對外的政治運動,目的是要讓中國回到世界政治和經濟的核心。

在疫情期間,一帶一路的重心似乎正轉往「疫苗外交」,中國正和40個國家在疫苗上保持合作;另外,中國也開始在清潔能源、綠能等方面著墨,而在高科技領域,中國也正在快速占領發展中國家的5G網路建設。正當人們以為美中貿易戰、疫情已讓一帶一路全軍覆沒,轉型後捲土重來的一帶一路恐怕更具威脅性。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熱門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