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財經週報-負油價〉負油價狙擊 原油期貨的暗夜屠殺

2020/05/11 05:30

NYMEX輕原油期貨與小型輕原油期貨比較

記者魏錫賓 /專題報導

亞洲時間2020年4月21日清晨,有人剛睡醒,卻馬上進入惡夢中,因為只投資了新台幣3千多元,一夜之間竟虧損500多萬元。

美國時間4月20日,在亞洲時間過了午夜後,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西德州中級輕原油(NYMEX WTI Light Sweet Crude Oil Futures;代號CL,通稱為大輕)5月期貨合約價被摜殺至負值,並且一路向下,過了下午2點跌速加快,2:28後還一度觸及負40.08美元的最低價,到了2點30分是負36.80美元,依據交易規定,以這短短2分鐘的交易量加權平均後之價格,就是另一期貨商品小輕原油(E-mini Crude Oil Futures;代號QM,通稱為小輕)5月期貨的最終結算價,而期貨交易所計算後公布的結算價格為負37.63美元。

散戶投資人血本無歸 原油交易商是大贏家

當日網路上開始流傳出投資人大幅虧損的訊息。可能認為原油價格頂多歸零,台灣有人以每桶0.025美元的價格在最後交易日抄底買進5月小輕原油期貨10口,共5,000桶輕原油,總價125美元(新台幣不到4,000元)。不料,午夜後價格急墜,不但觸及了0,且繼續往負值下跌;小輕原油期貨契約不是實物交易,而是以現金結算差價,以最後結算價負37.63美元計算,共賠掉近新台幣500多萬元〔5,000桶╳(37.63+0.025)美元/桶╳30新台幣/美元〕。

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熱議,除期貨風險的討論外,還有一連串的問號在投資人間發酵。原油價格能為負值?背後的意義是什麼?期貨商的下單系統設計、交易所是否應負責?

停工代價較高 賣方倒貼送走原油

原油價格為負,表示賣方付錢請買方將原油運走;這樣的現象應該超出一般人的想像,但也不是沒有類似例子。過去當高麗菜、香蕉等農作物太便宜,價格不足以支付從收成至運到市場的工錢時,就曾傳出農民忍痛開放果菜園,任由一般民眾免費前往採摘帶走的情形;原油處理則更為複雜,產油設備的啟動與封閉都要成本,當市場價格大跌,被視為是短期現象時,產油商在衡量停工代價若高於繼續生產的損失後,可能持續量產。爛在田裡的農作物還能增加養份,但多餘的原油不能隨地傾倒,只能趕快運走或置於儲藏設施中,當原油需求因經濟停擺而愈來愈少,其儲存及處理成本就愈來愈高,並反映在一路走跌的原油價格中。

不過,5月輕原油期貨契約雖一度被摜殺至負值,但因小輕是在計算買賣損益後以現金交割,並無運送儲存的問題。4月20日雖是小輕的最後交易日,必須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進行實物交割的大經最後交易日則晚一天,是在4月21日,當天交割價為10.01美元。如果投資人買進的是大輕,並在4月20日補足虧損的保證金,未被強制平倉,而在4月21日收盤前順利賣出,則損失將大幅減小,甚至獲利。不過,輕原油契約必須實物交割,一般投資人的多空單不會留到最後一天。

中行原油寶鉅額虧損 投資人要討公道

台灣做多的投資人並非唯一受害者。中國銀行的理財商品「原油寶」,連結原油期貨契約,因在北京時間4月20日晚上10點後就不能下單,投資人對當天午夜過後的價格重挫毫無反應能力,在網路上集結要向中國銀行討回公道。因交易系統未顯示負油價也無法進行交易,估計損失約1億美元的美國電子證券交易商IB(Interactive Brokers)創辦人則指出,將吸收客戶當日在原油期貨價格零以下的損失。

負油價陰謀論?市場機能?

許多爭議因原油期貨的負值而起,有人懷疑原油期貨價格為何能夠為負?根據國際能源署(IEA)估計,受防堵新冠病毒等封城、鎖國措施影響,全球對原油的需求大幅衰退,2020年4月的每日需求量較前一年同期減少了2,900萬桶,低到相當於1995年的水準;顯然油價走跌,也非無跡可循。雖然產油國達成協議,每日要開始減產約千萬桶,但無助於原油的供過於求。IEA認為2020年第2季的平均每日需求量將較前一年同期約減少2千3百多萬桶,各地儲油設施只會愈來愈難覓,儲存處理成本也持續提高。

然而,原油最近月份到期的期貨價格,在4月20日與現貨一起觸底後就走揚,每日結算價已從負37.63美元上升至5月5日的24.56美元,每桶價差達62.19美元。期貨是零和遊戲,多空對作,有人虧損代表有人有同等金額的獲利,這樣的暴跌暴漲,也使金融交易的陰謀論甚囂塵上,散戶投資人大賠,而幾家未上市的國際原油交易商被認為是大贏家。

原油並非第1個價格殺到負值的能源商品,去年以來就大幅供過於求的天然氣,其價格在2020年1月也曾墜入負數。CME(芝加哥商業交易所)於2008年收購NYMEX,其執行長德菲(Terry Duffy)上月受CNBC專訪回應外界的質疑時指出,原油並非第一個價格為負的期貨商品,天然氣也發生過這樣的狀況,且4月20日星期一未平倉的5月原油期貨合約大概有13萬口,當日交易量約為154,000口,其中約有10%在0以下完成交易。他強調,期貨市場一如往常運作順暢,也發揮了連結供需的功能。

面對追究責任的呼聲,芝加哥商業交易所的官方說法受到質疑。但暗夜屠殺亞洲投資人的輕原油期貨契約,目前的交投依然熱絡,也仍是發掘原油現貨價格的重要金融商品;市場或許無法顯示商品的真正價值,不過,買賣雙方認同的價格一直都在那裡。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