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外資交易員的記事簿〉兩極矛盾 日本文化多采多姿

2018/08/20 06:00

日本人極端地有禮貌,但是在某些情況又可以time out脫線演出,甚至違反法律也不受譴責,或許也是這種極端矛盾,才能讓日本文化這麼地多采多姿。(歐新社)

■蕭子昂

在這個專欄好像寫太多美國相關的題目,畢竟我過去的「外資」經驗是以「美資」為主。今天換一個談談台灣人興趣大的日本。

日本

我喜歡去日本旅遊。日本消費不一定便宜,但是總會讓你感覺「值得」。 不像台灣有些旅遊消費不輸日本,但是服務品質就往往不到位。可是喜歡去日本旅遊卻不等於喜歡日本。我有日籍朋友,弟媳是日本人,跟日本人相處愉快。可是日本民族性獨特,我不想住日本也不羨慕日本人。

我在外資銀行跟幾十個不同國家地區的同事有過合作經驗。在這麼許多民族中,外資主管大部分認為日本與西方文化的差異最大,管理日本業務與人員相對困難度也高。

飲酒文化

喝酒搏感情本來就是交易室的文化。主管下班後與團隊吃飯喝酒是為了team building。剛到香港交易事時,下班主管邀約去灣仔吃飯喝酒,八點多開始喝到清晨四點結束,跑了至少六、七間酒吧。 回家瞇一下、沖個澡七點鐘前進辦公室。主管早已悠閒地坐在玻璃辦公室,仔細觀察誰遲到?誰衣冠不整?這是對下屬的測試。其中一位新員久久未現,同僚打給他才匆匆趕來,這個人年後就消失了。

西方人比酒量但是更在乎酒品,喝酒以後失態是相當不禮貌的事。所以對日本男性喝酒失態的文化很不能接受。年終晚會,公司offsite(辦公室外的公司聚會),酒後如何放低身段與下屬互動而不失禮是對主管的考驗。然而有一年在日本的 offsite,一個溫和文雅的主管酒後失控,強行進入兩名女同事的房間非禮,醜態盡出最後被男同事與旅館員工制止拖回房間。第二天旅館員工、日本同仁、包括當事人與被騷擾的女員工都假裝沒事,因為日本文化酒後失態可以被接受。可是畢竟有紐約主管參加,公司最後還是依照規定停職懲處該主管。

與主管機關互動

摩根士丹利日本辦公室某年金檢出了紕漏。因為是總部掛在東京的交易,紐約派一個操流利日語的美籍稽核主管與 BOJ 溝通。可是熟習日語不等於了解與官員溝通。這位紐約先生不帶翻譯,用敬語與央行官員單獨對話。老外放低姿態反而讓日本官員覺得被輕視、沒有見到對等主管。官員越講越生氣,在密閉辦公室動怒丟文件夾打傷紐約先生,金檢錯誤還加重處罰。

總行本來想透過律師向BOJ 抗議。但是亞洲主管知道問題出在這個紐約老外不懂日本官場文化。摩根派駐日本的老外多數通日文,但是與日本官員會面一定講英文,透過翻譯開會。 他們都清楚日本官員對外人通融,容許對等溝通(這一點跟台灣很像),就算有斥責透過翻譯還是有緩衝。可是一開口用日文,官員就會擺官架子。最後紐約自認倒楣以後有問題就請亞洲區主管出面。

日本民族可以極端地有禮貌,為了不給他人造成不方便可以過分限制自己。這是外國人對日本人的表面印象。但是在某些情況又可以time out 脫線演出,甚至違反法律也不受譴責。這種兩極的行為,反而讓熟悉日本的外國人對這個民族保持一定距離,當然或許也是這種極端矛盾才能讓日本文化這麼地多采多姿。

(作者曾任永豐金控總經理、大華證券董事長、摩根史坦利亞太區交易室主管)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