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書劍集》美中貨幣政策的較勁

2020/04/28 05:30

◎歐陽書劍

美中貿易戰尚未落幕,又因武漢肺炎捲起衝突,從實質對抗至口水戰的隔空交火,兩國關係格外突出於全球紛亂中,面對衰退危機,兩國的中央銀行,再以不同方式充裕金融體系的流動性,以貨幣政策相互對峙。

二○二○年三月底,中國人民銀行資產負債表規模為人民幣三十六.五兆元左右,大約是五.一兆美元,其中外匯占六成,約為三兆美元;而美國聯準會資產負債表總資產約五.八兆美元,接近人行的二倍,其中持有國內債券比例超過八成,金額約四.八兆美元。

美中兩國資產負債表的結構差異,也呈現了貨幣寬鬆政策的不同操作工具。聯準會除降息外,主要是以量化寬鬆方式,加速買進國內包括公債在內的各類證券,使資產負債表在短短一個月內膨脹五成,由四兆餘美元擴大至六兆餘美元,截至二○二○年四月廿日止,已近六.六兆美元,金融機構在聯準會存款也因此急遽增加至三兆美元以上;而人民銀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則不增反減,由一月底的人民幣三十七.三兆元,下滑至三月底人民幣三十六.五兆元,主要資產中的外匯金額改變不大,其向金融體系挹注資金的做法,是利用央行相對傳統的降息及調降存款準備率等工具。

兩大經濟體除因經濟金融結構不同,而各有貨幣政策的操作策略;過去幾年,熱錢不再單向流入中國,及企業向外移廠分散產能的趨勢,也使人民銀行的外匯資產不升反降,限制了資產面的操作空間。中國外匯存底由二○一四年中約四兆美元,一路下滑至三兆美元左右,人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不再擴大,且買入外匯釋出人民幣的操作,在美中貿易激戰中,還因要考慮人民幣維持對美元匯率的穩定,而受到掣肘。

因中國外匯存底的減少及配置改變,二○一九年六月,日本再度躍居美國政府債券最大的國外持有者,以一.一二兆美元超過中國的一.一一兆美元,其後至今,中國都居於第二位,且和日本的差距愈來愈遠,二○二○年二月底日、中分別持有美國公債為一.二七兆美元及一.○九兆美元。

大量持有美債曾被視為中國反擊美國的武器,但過去可能回不去了,或許美中都一樣。二○○八年次貸風暴釀成金融海嘯,當年九月聯準會總資產不到一兆美元,十一月三日增加至二兆餘美元,幅度雖然加倍,但增量相對較小,到了二○一三年二月才提高至三兆餘美元,從量化寬鬆開始過了約六年,二○一四年十二月及二○一五年一月間,規模最大時才增至約四.五兆美元。中國經濟則一直獨行,一直到二○一四年以前,成長率都站穩七%以上,外匯存底也持續提高。

武漢肺炎疫情向全球擴散後,金融市場激烈變動,多數國家經濟陷於困境,而美中的現狀,則已有不同於次貸風暴引發全球金融海嘯時的面貌。原準備迎接經濟穩定期的美國聯準會,再度以前所未見的速度及規模釋出流動性,資產負債表只有更高;而這幾年謹慎應對經濟走下坡的中國人民銀行,更同時面臨穩定、成長、外憂的抉擇與壓力。

武漢肺炎疫情的擴散有一定限度,但美中的經濟衝突,則已造成企業選擇分散生產基地及市場的結構性改變,中國無法再以出口美國做為經濟成長的引擎,美國的貨幣政策則依然影響全球的市場;兩國爭搶經濟再度爬升的機會,在攻守之間,其他國家也都會受到波及,度過病毒風暴後,福禍又將更加明朗了。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