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ECFA是中國難以割捨的「臍帶」

2023/10/01 07:42

顏慶章 從世界看台灣-14

圖為太陽花學運青年學子佔領議場。(資料照)

中國未依循WTO會員關係對待 徹底否定台灣對等主權地位

桑塔亞那( George Santayana 1863-1952 ) 是著名西班牙裔美國哲學家,曾長期任教於美國哈佛大學。他被世人傳頌的名言是:「那些不能銘記過去的人,將註定重蹈覆轍。」( Those who can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 ) 對台灣諸多患有失憶症的無良政客,這是何等令國人省思的話語!

2010年6月29日,台灣與中國簽署ECFA,是1949年國民政府播遷來台,逾半個世紀兩岸關係石破天驚的大事。其中明確歷史迄今未改變的事實是:(1)台灣與中國雖於2001年11月,分別獲准加入WTO,但中國拒絕與台灣依循WTO會員關係對待,徹底否定台灣對等主權地位,且從未停止統一台灣的文攻武嚇。(2)溯至1948年創設GATT的貿易體系,嗣於1995年改制的WTO,一脤相承「自由貿易協定」( Free Trade Agreement, FTA ) 的基本要素,不論稱謂為何,包括例如名之為ECFA,均屬於GATT/WTO體系的FTA。(3)FTA因在建立會員相互更為優惠的貿易關係,從而類似台灣被中國徹底否定對等主權地位者,從未在這貿易體系能產生FTA的簽署事例。

「馬蕭政府」扭曲歐盟發展歷史的詮釋,促成ECFA的簽署。(資料照)

馬政府時期論調 完全未實現

2008年5月執政的「馬蕭政府」,溯自2009年初,決策官員與學界人士強力相互唱和。包括:東協十國與中國簽署的FTA,自次年起生效,將形成巨大的東亞經濟體,台灣未與中國洽簽ECFA,不僅無法突破與其他國家洽簽FTA的障礙,且失去參與這個經濟體結果,台灣經濟發展將陷入邊緣化險境等語。國人被強烈灌輸這些論調前,國內已成立「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的民間團體,呼籲建立起台灣與中國的經濟全面交流。藉由經濟上的統合,逐步走向政治上的統合,並自信宣稱是緣起歐盟的發展經驗:「二次大戰後歐洲各國,從煤鋼協定,發展到歐洲共同市場,而至今天的歐盟。這個經驗告訴我們,祇有先把政治議題放一邊,尋求經濟合作,才可能建立彼此的信任。」

此時國人稍加回顧當時政府與學界相互唱和的論述,堪稱完全「跳票」!請問東協加一有蛻變成巨大的東亞經濟體嗎?台灣有因ECFA簽署而加入這未曾誕生的組織嗎?台灣在亞洲開發銀行( ADB ) 沾沾自喜提議發行「亞元」( Asian Money ) 未獲任何回應的糗事 !台灣經濟發展有因而陷入邊緣化的險境嗎?這些亟易查考且攸關國家施政的往事,台灣民眾豈可毋須銘記在心?

「馬蕭政府」扭曲歐盟發展歷史的詮釋,已促成ECFA的簽署。台灣民眾選擇相信經濟的先行合作,終可逐步解決政治議題。2012年5月馬英九的勝選續任總統,形同台灣過半公民對ECFA施政投下信任票!但2012年11月8日,胡錦濤總書記在中國共產黨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公開強調:「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不可阻擋的歷史進程。」翌年9月20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華府「布魯金斯學會」演講明確指出:「兩岸經由雙向互動與合作的逐步結合,將邁向最終的統一。」但馬總統持續陶醉「外交休兵」的迷失,對巨雷轟頂的打臉置若罔聞。本人自2005年5月,雖卸任WTO大使職務,但抱持著台灣主體利益的捍衛,與闡揚WTO真義的驅使,撰寫文章或接受專訪不計其數,嚴厲質問洽簽ECFA的論據謬誤及決策風險,相信也激發起眾多國人的反思!

圖為2010年5月,ECFA公投行動聯盟發起「上街頭要公投 幸福掌握自己手中」活動,在高雄市漢神巨蛋外廣場舉行靜坐。(資料照)

政治敵對的國家 無法維持經濟友誼

本人特別引述1944年前後,美國擘劃GATT的決策思維,係基於兩次世界大戰的體認:「經濟敵對的國家,難以長期維持政治的友誼」( nations which are economic enemies are not likely to remain political friends for long ) 。基於中國否定台灣國家主權地位無可爭議的事實,而洽簽ECFA唯一目標在增進彼此經貿利益。本人反問:「政治敵對的國家,如何能長期維持經濟的友誼?」( whether nations which are politically enemies are likely to remain economic friends for long? ) 本人這項莊重提問,當時參與ECFA決策官員均緘默未做回應!

2010年7月8日的「環球郵報」( Global Post ),美籍國際事務評論家亞當斯( Jonathan Adams ) 對ECFA的完成簽署,做出如此駭人的敍述:「北京開始利用經濟利誘的蜂蜜來捕捉蒼蠅」( Beijing has begun using the honey of economic enticements to catch fly ) !在ECFA的「早期收穫」清單,農產品項目台灣享有18項、中國掛零,工業產品項目台灣獲有521項、中國僅有267項,服務貿易項目台灣計有11項、中國則為9項。台灣媒體配合政府誇耀中國對台灣的「經濟讓利」,的確看似「一塊巨大又肥滋的蜂蜜」( a big and fat dollop of honey ) !

2014年3月17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ECFA的「服務貿易協議」,由於未遵照黨團協商結論:「逐條逐項審查」,引發眾多青年學子衝入立法院佔據議場,阻斷立法院議事程序。當時馬總統施壓王院長金平,要求容許警察強行驅離學生。幸蒙王院長的高瞻遠矚與宅心仁厚,堅持拒絕崩解社會和諧。翌月10日下午6時,這項「太陽花學運」和平落幕。接續2016年民進黨的重返執政,ECFA的全貌,國人可能有如斷線風箏一般!

2010年6月29日,台灣與中國簽署ECFA,是1949年國民政府播遷來台,逾半個世紀兩岸關係石破天驚的大事。(示意圖,路透)

ECFA是WTO體系絕無僅有的「怪胎」

本系列上一則「中國對台調查貿易壁壘,何懼之有」?本人雖指出:「爭議ECFA存廢與否,是庸人自擾」,但鍳於國人未完整了解ECFA全貌,應有必要詳加描述。尤其藉由桑塔亞那的名言,銘記當時ECFA談判的荒謬真相,確保今後不再重蹈覆轍!

依據WTO體例,FTA必須包括:貨品貿易、服務貿易、投資保障及爭端解決四項內涵。簽署模式可全部納入單一FTA之中,亦可分別簽訂數項協定或協議,台灣與中國簽署的ECFA屬於後者。但共同規範是:貨品貿易納入完全免稅者,須「包括貨品的絕大比例貿易」( with respect to substantially all the trade in products ) 。而服務貿易須「包括絕大比例的部門」( has substantial sectoral coverage ) ,且「須絕大比例取消所有歧視」( elimination of substantially all discrimination ) 。

馬總統與中國洽簽ECFA時,維持陳總統的決策,仍各有830項農產品及1296項工業產品禁止自中國進口,而服務貿易也全部未對中國開放。本人當時指出偌多中國農產品及工業產品,期望繳稅輸入台灣尚不可得,如何驟然改變為絕大比例的免稅輸入?當時國內相關農業及工業均未被告知如此情境,馬政府官員硬是伸出脖子,甘願被中國套上ECFA架構協議的頸圈。但2126項農業與工業貨品因禁止自中國繳稅進口,將因貨品貿易協議簽署而驟然轉換免稅進口待遇。馬政府官員不敢對台灣業界揭開真相,但中國已不願容忍貿易利益被台灣持續歧視,致使貨品貿易協議實際未完成文本。

爭端解決協議的洽商過程,WTO所有FTA的演進範例,是將爭端委由公正第三方做為裁判者。委付WTO爭端解決機制是最通行的方式,但中國堅持台灣加入WTO屬於中國國內事務,倘將ECFA爭端委付WTO的爭端解決機制,豈非前後自我矛盾?但如轉由國際仲裁機構解決,形同坐實台灣與中國係屬「國與國」關係?這段至為隱晦的洽商過程,如何排除忌諱的第三方擔任裁判者,據悉我方談判與決策官員雖全力配合,但協議文本仍以難產告終!

ECFA具體生效者,除「早期收穫」清單外,是「海峽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協議第13條規定的「投資人與投資所在地一方爭端解決」,中國堅持拒斥FTA標準範例的ISDS(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機制,亦即投資人可選擇提請國際仲裁機構裁決爭端。如此又會坐實台灣與中國係屬「國與國」關係,從而該協議第13條規定:「由投資所在地或其上級的協調機制協商解決」。但這充滿「兩岸特色」的投資爭端解決機制,從未出現於中國與任何其他國家簽署的FTA!

至於ECFA的簽署,就是「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總共16條的文件。綜觀這16條文字,除「序言」敍明:「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與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外,全文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台灣」的敍稱。鑒於「海峽兩岸」文字指稱地點,全球可能處所多至難以盤點,當然也無可具體確定。盤算至如此田地的「經貿優惠」協議,顯示「把政治議題放一邊」者,僅台灣自己而已,中國完全未有須臾輕放之處!回顧如此醜陋又拙劣的談判真相,無怪乎ECFA是WTO體系絕無僅有的「怪胎」,註定必將「發育不全」,但「太陽花學運」則提前帶給它幾近「夭折」的厄運!

但就中國角度言,能在台灣脖子套上這個圈環,代表中國願意提供「惠台」的「臍帶」,一個「血膿於水」的表徵!這次中國對台灣「貿易壁壘」的調查,顯示24年難以言宣的隱忍,又不甘願既有犧牲因訴諸WTO爭端機制而自我打臉。為極盡干擾2024年台灣總統大選之算計,又有後果難料的困惑,從而如何割捨ECFA「早期收穫」清單的「臍帶」,將是中國擧棋難定的落子。至於納入「早期收穫」清單的國內業者,或許早已籌謀相關因應作為。倘非如此,
如今了解ECFA嚴重傷害台灣主權真相後,應有智慧做出小我與大我之間的抉擇,本人亟願以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 Thucydides ) 話語相勉勵:「人基本上是厭惡曲意承歡者,但卻尊敬挺直腰桿的人。」( For men naturally despise those who court them, but respect those who do not give way to them. )且讓我們共同為捍衛台灣主體價值而挺直腰桿吧!

(本文作者顏慶章,曾任財政部長,我國首任駐WTO大使)

顏慶章曾任財政部長,首任常駐WTO大使。(資料照)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熱門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