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達人心裡話》帥氣CIO劉興唐:職場3部曲全搭雲霄飛車(5-1)


2018-07-11 08:38

民眾在號子看盤照(資料照)

〔記者高佳菁/專訪〕在競爭激烈的金融圈,他只花5年在官股行庫就升到總行副理,之後轉戰投信業,升遷速度再進化,如同搭直升機,短短3年內就從基層研究員晉升到副投資長,在人生飆速朝高峰之路邁進之際,卻無預警遇到了大亂流空襲,從原本管4~5個部門約40多位屬下,瞬間變成1人主管,但這種高掛副總卻要向小小協理報告的窘境,很快被重視績效導向的現實逆轉,在他1次又1次用數字證明自己的實力,不僅成功轉戰外商,更在短短1年時間,就由副投資長升格成投資長,這位金融圈最陽光帥氣的CIO就是現任瀚亞投資長的劉興唐。

在低薪時代,多數社會新鮮人月薪不到30K,不過,劉興唐在20年,第1份工作起薪就50K起跳,令人稱羨。

首部曲:銀行、投信升遷如入無人處

瀚亞投資長的劉興唐(記者高佳菁攝)

劉興唐說,自己第一份工作,完全是以薪水做衡量,當時某行庫開出月薪50K起跳,他二話不說就去上班,雖然當時自己對銀行工作不是那麼有興趣,但卻非常受高層重視,因此,在5年間就升到總行副理,他是當時在老行庫裡第1位能這麼短時間升到這個職位的人。

雖然在銀行升遷非常快,但畢竟不是自己喜歡的工作,心裡開始在想要找投資的工作,那時就覺得若要轉到投資業,單純銀行工作經驗應該沒那麼容易,需考個證照輔助加分一下,開始準備CFA考試,一直到2007年拿到CFA3執照,才正式離開銀行業。

由銀行轉到本土投信時,一開始是以儲備經理人抬頭進去,主要做海外個股研究,直到2008年開始操全球ETF的fund of funds(組合型基金),雖然遇上金融海嘯,但我尚未在投資業上班時,就曾經歷過2000年科技泡沫,並成功避掉,所以2008年海嘯對我來說已不是很難的事,因為已在這個行業上班了。

就因有過去經驗,因此,當2008年美股與台股空頭警訊出現時,我已提早嗅出,而團隊根據我提出的警訊開始避險,調整部位,記得那時有1檔新興市場的fund of funds基金,09年的報酬甚至超過全球其他積極型基金報酬率,正常來說,組合型基金績效是不可能贏積極型基金,而該檔會贏是因為TOP DOWN(由上而下的投資)抓的較準,也就是減碼在高檔,加碼在低檔,才會贏過積極型基金。

不僅海外基金績效佳,當時有1檔台股基金因採用我們團隊對全球市場的看法,同樣繳出亮眼成績,記得在當時全市場約180檔台股基金平均是-40~50%,但這檔報酬卻高達15%。

劉興唐說,在08年底我就升海外部主管,雖然美股海嘯那波低點是落在09年3月,但新興市場的低點則是08年底,於是團隊在09年開始翻多,因為我們翻多的時點比市場早,所以績效比別人好,後來到2010年第2季,我就升副投資長,同時管海外部與台股。

那時會同時接台股,是因為台股的績效不好,當時公司有4~5檔台股基金,績效都很不好,因此,接手後就開始調整,調到2012年時,已經有過半的基金績效從倒數變成前段班。

在投信業短短3年就從基層研究員升到副投資長,爬升的速度如同搭上直升機,正當生涯飆速朝高峰之路邁進之際,卻無示警遇到了大亂流空襲,生涯出現戲劇性變化,直接從雲端跌到谷底。

2部曲:雲端跌入墜入谷底

記得在同年6月,公司與某金控合併,由於併入大公司,在合併第1天,進公司才被告知我原本的主管職被卸下,你可想像當下,從原本管5~6個部門約40多人,瞬間變成高掛副總的1人主管的心境,那種不被尊重與踢到滑鐵爐的感受,真的讓人很難在一時間接受。

不僅主管職權被拔掉,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當時我掛的是副總,但實際只有操盤經理人,因此,需要向一個績效遠不如你的小小協理報告,在那兩年中,工作真的非常不如意,陷入工作的第1次低潮期。

因為你的努力沒有被認同,甚至還遇到了不公不義的打壓,若今天是因為能力不行或態度不對,那就認了,但事實並非如此,那時真的很痛苦,但又無法改變大環境,只能回頭去把自己的事做好,再用績效來證明,相信總會有人看到你。

果然在兩年後,因為基金績效太好,終於高層提拔為副投資長,從被卸下所有職權變成1個單兵,還要跟1個協理報告,到自己又有一個團隊,管14檔基金,及20個經理人,至少又有1個舞台。

只是這樣1個文化,讓我覺得團隊是不存在的,沒有讓你感受到,只要好好表現,公司是會跟你一起成長下去,雖然心理已萌生離意,且當時某高層希望我可轉戰到金控下的證券,但因剛升副投資長我對團隊有責任,決定留在原單位,將移交到我手上原倒數的台股基金,在1年時間裡,讓它變成前5強。

在階段性任務完成後,他決定接受高層提攜轉戰證券業,沒想到又踢到鐵板,遇到人生第2次工作低潮。

劉興唐說,轉戰證券業不到3週,這位高層就退休,當時又被貼上是高層人馬標籤,在裡面受排擠是理所當然,然而我報到時,正好是前1次台股崩盤的起點,記得報到第1天指數在9600多點,由於自營部門是追求絕對報酬,我記得當時團隊在短投最多可持60餘億元中,就已投了30幾億,由於我是去接自營部主管,判斷市場要大跌,於是開始干涉團隊,並要求減碼,在不到2個月,我已將部位砍到10億以下,甚至持有台灣50反向ETF部位做避險,所以後來股市從9千多點崩到7200點那一段,上面的人覺我很厲害,就因提前看到大盤要崩盤的警訊,沒有讓自營部的部位大跌。

不過,這波下跌很快落底反彈,因為我才剛去就遇到這麼一段大跌,當然心態會較謹慎,所以從7200點上來時,我的團隊確實沒有積極翻多,隔沒多久上面就給很大壓力,說你今年就不用賺到預算目標了嗎?我當時想:今年是空頭年,你跟我講預算目標很怪,明明你也知,大盤大跌的年代,自營跟本不太可能獲利,沒有賠就不錯了,我記得當時其他家同業都是賠1至2億,甚至更多,但我們團隊還守住,且有幾千萬至1億元的正報酬。

沒多久高層又把手伸進來,進行團隊比較,借此定出一些機制要削弱我的權限,那時我覺得若你的眼光是看長,剛避掉一段大跌,理論上也謹慎一些,但他們太短視,你避開大跌他們就誇獎你,等到上漲未馬上跟進,他們就覺得你不行,這樣的團隊跟本不值得你繼續待下去。

3部曲:搭雲霄飛車挑戰另1高峰

於是開始找工作,當時有壽險公司要我去操大部位,也有其他的投信找我帶團隊,但後來是因為瀚亞的行銷長剛好是我學長,私交也很好,公司剛好台股的主管也缺很久了,由於自己未待過外資體系,加上對學長的信任,最後選擇由本土投信正式轉戰外資體系。

由於外商本來在台股的規模與基金本來就無法跟本土比,因此一開始團隊只有5個人,隨著績效與規模快速成長,在短短1年,他從副投資長升格為投資長,掌管海內外共5大部門,及28位下屬,生涯再度由谷底爬上另1座高峰。

劉興唐個人資料表

姓名 劉興唐
現職 瀚亞投信投資長
學歷 台北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

●元大投信副投資長
●寶來投信副投資長及基金經理人

附註 擁有CFA、FRM及CSIA專業證照

資料來源:記者高佳菁製表

《職場達人心裡話》劉興唐:股市當個人「小金庫」 幫家還千萬債(5-2)

《職場達人心裡話》劉興唐:高壓一定要有紓壓口 不然…(5-3)

《職場達人心裡話》劉興唐:工作2低潮 再苦也沒它苦(5-4)

相關關鍵字: 職場達人心裡話

新聞送上來!快加入自由電子報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QR Code
L I N E
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網友回應
今日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