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書劍集》行內行外

2021/04/27 05:30

央行總裁楊金龍。(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歐陽書劍

「重要的不是那些評論的人,也不是那些對勇於任事者何以受挫或如何改進指指點點的人。值得肯定的是實際在場上打拚,臉上沾滿塵土與汗血的人」,央行總裁楊金龍近日低調回應台大教授出書對央行過去政策的批評。這波在中央銀行內外捲起的貨幣政策檢討風,新發現其實並不多。

維持物價穩定是全球央行的首要貨幣政策目標,且都是以由一般商品與服務構成的消費者物價指數衡量;美國聯準會、歐洲央行、英格蘭銀行、日本銀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等各國央行都有明文規定。物價穩定,才能助經濟成長。

對央行的批評聲音中,主要是低利率要為高房價負責。然而,一般物價與房產、股票等資產價格波動的周期不一定同步,當二者反向時,中央銀行家若選擇以房價為調整利率的依據,經濟衰退可能就要成為代價。

前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在回憶錄「行動的勇氣」中寫到「二○一○年及一一年在瑞典,儘管預測通貨膨脹會維持在央行的目標下,失業率也很高,央行官員仍然提高利率,以回應對房貸債務和房價不斷上升的疑慮。瑞典經濟因而陷入通貨緊縮,迫使央行在其後三年,把利率由二%降至零」。

瑞典經濟在二○一二年繼二○○九年全球金融海嘯後再淪為負成長,央行不僅難堪地再逆轉貨幣政策,而且將政策利率一路降到零以下,從二○一五年二月至二○二○年一月約長達五年期間,主要的政策利率均為負數。即使官方公布的不動產價格指數從二○一二年後迄今上升六十%,但貨幣政策已不回應房價,主要政策利率為零。

利率是影響房價的因素之一,但採用選擇性信用管制而非藉調高利率解決房價飆漲的問題,應該已是全球中央銀行家們普遍的共識。為了讓首購族買得起房子,紐西蘭首相要求央行的決策需關注房價,三月一日起房價並已納入央行貨幣政策的操作目標中。不過,紐西蘭央行的政策目標未變,央行總裁也明確表示不會用貨幣政策解決房價問題。

若要以提高利率抑制房價,則投資、消費會同時受到壓抑,經濟一起受衝擊。金融界大老講得清楚:總體經濟要注意全體,當設定模型以目標函數求最適值,方程式的右邊是利率和匯率等變數,則左邊應該是物價、就業、經濟成長率等總體變數,而非房價、教授薪資等。一種工具無法解決多種問題,當互相有衝突時,當然要選擇最重要者。

行外的人想得直接,調高利率可以一定程度抑制房價,貨幣升值進口設備將較便宜,有利產業升級,且出國時同樣的新台幣換得更多外幣,錢可以花得更大方。行內的人則要觀照全局,認為貨幣政策、匯率政策僅能協助減緩突來的經濟衝擊,但難以立即扭轉趨勢,用空間換取時間後,需由應該負責的人一起解決問題。不管是房價過高、出口不振或產業升級過慢等都是如此。

我國央行的主要經營目標是金融穩定、健全銀行業務、物價穩定,行有餘力要協助經濟發展;論定貨幣政策的優劣,結果最有說服力。檢討央行,不能脫離理論與現實;行內行外,不代表外行內行。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