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財經週報- 時事求是〉金管會新主委和金融的未來

2020/05/25 05:30

本國銀行資產負債與獲利變化 

記者魏錫賓/專題報導

內閣名單中的意外,卻非意料之外的人選。上週上任的金管會主委黃天牧被認為是金管會中最瞭解金融監理意義的官員,在開放與保守的爭論中,金融業者想要有更大幅度的開放,學者希望他能有序帶動金融科技的發展;龐大的金融產業,期待著一種穩定型的開創。

根據中央銀行統計,本國銀行的總資產在2009年12月31日有31兆餘元,但2019年12月31日已超過52兆元,10年來增加近70%,影響經濟發展的能力一直擴大;2009年受全球金融海嘯衝擊,本國銀行全年獲利雖僅約850億元。不過,2019年已達3,700多億元。

最大利益團體 考驗新官改革政績

銀行業總資產規模增加,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例也持續提高,2019年底的總資產已達當年GDP的2.73倍,支配資金流向的能力不斷上升。金管會除了下轄銀行局,還有保險、證券期貨及檢查等3個局,其中檢查局負責稽核檢查其餘3個局所主管的金融機構,證券期貨局主導資本市場的發展;而保險局主管的保險業,則和銀行業一樣有資產快速膨脹的現象,僅壽險業的總資產就從2009年約10兆元,增加至2019年底近30兆元,成長速度相當驚人。

資金流向雖受經濟情勢影響,但金融業也有引導資金流向的能力;金融產業一年獲利數千億元,雖受高度監理,卻又堪稱是最大的利益團體。在這錯綜複雜的錢、權、利益的流動中,不適應的金管會主委動輒得咎,也因此從金管會在2004年成立後的10餘位主委中,有多人在任僅不到一年;空降加上任期短,主委通常難有大刀闊斧的改革政績。相對而言,另一金融監理機關中央銀行的總裁彭准南,從1998年2月上任後,至2018年才卸任,留下的組織文化完全不同。

業者要求開放 有效監理創造雙贏

金融業者從未間斷地要求開放。開放有2種意義:對業者而言,擴大產品線後就有擴大規模的商機,而對金融消費者來說,增加了投資選項,其實也多了選擇的福利,二者並不衝突。不過,因偶有不肖業者,趁機賺取不當獲利或是在推出新產品時,未建立相應的內部控管機制,而引起爭議,使開放似乎離不開混亂,和監理間的衝突也總是存在。

問題並非不能解決,金管會可以雙管齊下,一方面加強金融透明度與金融教育;另一方面要求自律,並重新分配監理人力,提高違規業者的監管強度,且更嚴格的連結業者在推出新商品時的自由空間,與其法令遵循紀錄間的關係。

雙管齊下 加強透明度與要求業者自律

新任主委黃天牧呈現在外的條件是資歷完整,因此沒有監理的知識與經驗落差,他想要如何形塑金融產業的胸中腹案,即刻可以上路。雖然有人對事務官的開創力持保留態度,不過在披上政務外衣後,看盡舊主委來來去去、熟悉監理的黃天牧,或許能更有信心的在金融發展上做出不一樣的成績。

金融業的規模與影響力將會繼續擴大,一輩子在政治中打滾的行政院長蘇貞昌,以非政治考量任命了早有主委資格的黃天牧,在香港情勢動盪的疫情後時代,未來台灣的金融穩定與金融業的發展,除了關係經濟成長,考驗金管會,也將驗證這一決策的準確性與正確性。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