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義大利退出一帶一路倡議的審思

2023/08/06 08:59

顏慶章 從世界看台灣-6

一帶一路倡議不僅大幅擴張中國地緣政治的範疇,也撕裂「一個歐洲」( One Europe) 政策及美國關係。(美聯社)

一帶一路 撕裂「一個歐洲」政策

2019年3月28日,本人在一場專題演講,分析中國「一帶一路倡議」( 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 BRI )對於全球政經情勢的影響。本人指出:義大利不顧歐盟主要成員國的反對,逕自與中國簽署BRI備忘錄( MOU ) 。但因屬「聯合政府」,未來倘有政局變動,實質效應仍待觀察。當時義大利前駐中國大使Alberto Bradanini強調:「歐洲處理對中國貿易逆差的猶豫與無能,是這項決策背後的關鍵因素。」( Europe’s own indecision and inability to tackle trade deficits with China is a key motivator behind the decision. ) 義大利是 唯一與中國簽署BRI「七國集團」( G 7 ) 成員,習近平自2013年推出這項政策,並於2017年納入憲法修正,這堪稱是里程碑的成就!它不僅大幅擴張中國地緣政治的範疇,也撕裂「一個歐洲」( One Europe) 政策及美國關係。

且讓我們簡要回顧BRI的足跡吧!2008年蔓延全球的金融海嘯,為削弱它的經濟衝擊,中國採取寬鬆政策,放任國內基礎建設及生產能量擴張措施,造成許多產品生產過剩問題。從而尋找海外市場,不僅避免國營企業設備的低度使用,並轉換對外發展策略的影響力。此刻藉由漢朝張騫綏平西域及絲路的歴史情懷,架構由中國穿透中亞聯絡歐洲的陸上交通;另因明朝鄭和下西洋的傳說,勾勒經由東南亞、印度洋、蘇伊士運河而連結歐洲的海上藍圖。如此連結漢朝與明朝盛世的餘暉,完全迎合習近平宣示「中國夢」具企圖心的施政。2013年9月及10月,先後訪問哈薩克及印尼,習近平公開宣示路上及海上圖型。

2019年8月31日至9月1日,日本保守聯盟( Japanese Conservative Union )在東京舉辦「日本保守政治行動大會」( Japanese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 ),邀請亞太各國保守價值組織參與,討論美、日、加、韓、台、澳等各國經濟與戰略安全問題。本人以「台灣福和會」理事長身分應邀,並安排30分鐘的專題演講。我以「中國一帶一路對亞太地區及美國影響」( An Analysis on the Implications of China’s BRI for the Asia-Pacific Reg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 ) 為題,援引美國總統林肯名言作為開場白:「你可以欺騙部分人於永遠,也可以欺騙所有人於一時,但你不可能欺騙所有人於永遠。」( You ca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 and all of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but you canno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 )

印度是率先公開反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圖為印度總理莫迪。(法新社)

印度是率先反對一帶一路國家

我稱讚印度是率先公開反對BRI的國家,2015年7月,印度外交部長Jaishanker譴責:「中國設計及創作這藍圖,並非是國際倡議,他們未曾與全世界、利益相關或受影響國家討論。」( The Chinese devised it, created a blueprint. It wasn’t an international initiative they discussed with the whole world, with the countries that are interested or affected by it. ) 我也談到印度反對BRI的具體緣由,於此暫予略去。本人指出中國毫無節制產能對世界的巨大衝擊,例如僅以鋼鐵產品為例,中國過剩的產量,竟是日本、德國及美國所有鋼鐵公司的總和! 並敍稱中國一位高階外交官早於2016年表示:「美國主導西方核心的世界秩序,對人類進步與經濟發展帶給巨大貢獻,但這些貢獻都已成過去」( The Western-centered world order dominated by the U.S. has made great contributions to human progress and economic growth. But those contributions lie in the past. ) 。這位中國高階外交官結論是: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已是「一套不合適的衣服」( a suit that no longer fits. )!

美國國防部長James Mattis,2017年出席參議院聴證會的證詞:「在眾多的帶與路,沒有國家得有強行擘畫”一帶一路”的地位。」( There are many belts and many roads, and no one nation should put itself into a position of dictating “One Belt, One Road.” ) 這個證詞終於觸發起國際社會對BRI的諸多質疑。同年5月,歐盟成員國鍳於欠缺透明度、永續性及招標程序,加入對BRI的關切。德國與法國譴責中國「分化與克服」( divide and conquer ) 行徑時,強烈要求中國應尊重「一個歐洲」( One Europe )的體制與精神。

最具代表性的是,2019年4月26日,習近平在北京風光擧辦BRI第2屆高峰會議,應邀出席IMF執行總裁拉加德( Christine Lagarde ) ,不顧情面地批評:「歷史已教誨我們,倘未經詳細規劃,基礎設施投資會帶來債務叢生的問題。我曾經說過,一帶一路的成功,應僅止於須要的事項。今天我要進一步補充,它應僅限於各方面具有永續性的事項。」( History has taught us that, if not managed carefully,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s can lead to a problematic increase in debt. I have said before that, to be successfully, the Belt and Road should only go where it is needed. I would add today that it should only go where it is sustainable, in all respects. ) 演講當時,我接續引述根據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等權威機構的調查,顯示68個接受BRI貸款的國家,至少有23個已陷入財務失衡的巨大危險。

義大利與中國締簽BRI備忘錄,誠如本文第一段所述,它是中國挑撥義大利與歐盟及美國關係的「巨大成功」!但也印證本人的推論,2019年9月,義大利「聯合政府」產生更替,雖未立即改變與中國BRI的關係,但已轉向與美國及歐盟成員國愈趨一致的對中國政策。包括:取消「義大利太空局」( Italian Space Agency ) 與中國太空站的合作計劃,並配合歐盟成員國限制華為公司參與義大利5G網路的開發。2022年9月,嬴得勝利的總理梅洛尼( Glorgia Meloni ),選舉時明確宣稱:「沒有政治意願支持中國向義大利或歐洲擴張」( no political will to favour Chinese expansion into Italy or Europe ) 。義大利與中國BRI備忘錄效期,將於明年3月屆滿。今年5月「七國集團」領袖會議,一致承諾不與中國脫鈎( decoupling ),但應與中國降低風險( de-risk )。梅洛尼委婉表示,義大利將進行全面性評估與中國簽訂BRI的效益。但今年7月30日,義大利國防部長史羅塞托( Guido Crosetto )接受義大利媒體訪問時,則強烈譴責當時簽署BRI,是「隨興且魯莽」( improvised and atrocious ) 的決定。

義大利國防部長史羅塞托( Guido Crosetto )接受義大利媒體訪問時,則強烈譴責當時簽署BRI,是「隨興且魯莽」( improvised and atrocious ) 的決定。(路透)

一兆美元一帶一路 恐淪爛尾

於此值得一提的是,不少中國「內外宣」吹捧BRI「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探索和實踐」,應不遜於1948年美國向西歐國家提供的「馬歇爾計劃」( Marshall Plan ) 。美國當時目標在重建飽受戰爭蹂躪的地區,移轉相當於2022年幣值2314億美元的經濟復甦計劃。該計劃執行伊始,即由西歐16個參與國家共同進行漫長繁複的會議,決定如何分配及執行方式,俾據以運用美國的援助。根據歷史確切資訊,該計劃直接或間接誘發多方面效益,包括:1948年至1952年,歐洲工業增長35%、農業產量巨幅超出戰前水平。戰後幾年貧困與飢餓不僅消失,西歐展開前所未有的20年增長,人民生活水準急劇提升。其中額外效益,不僅凝聚歐洲一體化發展的認同,削弱史達林共產主義的可能影響;同時藉由1944年「布列敦森林體系」( Bretton Woods System )的聯結,西歐國家遂行貿易自由化的美好經驗,促成歐洲經濟共同體的發展契機!

綜合與中國發生BRI糾紛的國家及事例,實已不勝枚舉,但「七國集團」唯一成員義大利的揚言退出,對中國積極取代美國與歐盟,冀望躍居全球政治覇權,堪稱是頗為困窘情境。至於是否會引發骨牌效應,致使一兆美元BRI淪為「爛尾」的疑問,則尚值得國人審慎觀察!

(本文作者顏慶章,曾任財政部長,我國首任駐WTO大使)

顏慶章曾任財政部長,首任常駐WTO大使。(資料照)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熱門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