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羅掘俱窮的中國財政

2023/08/20 11:09

顏慶章 從世界看台灣-8

中國自2013年,習近平出任總書記推動「一帶一路倡議」( BRI ),陶醉於透過經濟實力擴充地緣政治影響力政策,中國已對約150個發展中國家,提供近1兆美元的貸款。(美聯社)

一帶一路 已投入1兆美元

今年7月,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前往北京訪問,試圖說服中國緩解低收入國家的債務危機。中國自2013年,習近平出任總書記推動「一帶一路倡議」( BRI ),陶醉透過經濟實力擴充地緣政治影響力,中國對約150個發展中國家,已提供應逾兆美元貸款。美國初期對BRI抱持不置可否態度,加上中國在提供BRI貸款過程晦暗不明,其中潛藏地緣政治算計。遲至2017年美國參議院擧行聴證會,國防部長James Mattis 敍稱:「在眾多的帶與路,沒有國家得以強行擘畫”一帶一路”的地位。」( There are many belts and many roads, and no one nation should put itself into a position of dictating “One Belt, One Road.” ) 美國 開始點燃國際的不滿聲浪。這些開發中國家接受BRI貸款,堪稱許多是執政者受到中國政府難以抗拒的利益誘惑,導致完全忽略合理成本效益評估,尤其償債能力的審慎考量。以致陷入財政收支失衡,仍要承擔難以履行的巨額債務。

這些看似個別國家與中國的債務問題,但倘逐一發生債務違約,不僅使這些國家經濟陷入危機,亦可能引發區域安全的威脅。尤其依據BRI貸款合約內容,中國將可趁火打劫而奪取該國具地緣政治據點或天然資源。近年來美國積極協同國際貨幣基金( IMF )及若干國家介入,目的雖在減少債務違約事件的風險,但也不樂見中國卑劣意圖的BRI貸款,因而輕易獲得替代資金的清償。美國財政部資深官員Mark Sobel表示:「葉倫勸說中國接受債務減免能力有限,美國及葉倫均欠缺影響力。」( Yellen’s ability to exhort China to accept debt write downs is limited. The U.S. and Yellen have little leverage. )

今年7月,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前往北京訪問,試圖說服中國緩解低收入國家的債務危機。(路透)

一帶一路國家 掉入債務陷阱

1944年7月,協同美國擘畫全球經貿規範GATT的英國總體經濟學大師John Maynard Keynes,如此幽默地形容:「你如果欠銀行一百鎊,這是你的難題,但你如能欠銀行一百萬鎊,難題就在銀行。」( If you owe your bank a hundred pounds, you have a problem. But if you owe a million, it has. ) 中國難以減免BRI貸款金額原因之一,是中國內部已面臨巨額債務炸彈:地方政府、大部分未記入政府債務的金融機構負債、房地產開發商及國營企業積欠的數兆美元債務!一般而言,任何政府或企業倘能有效運用借貸資金,借款就能產生良好經濟效益,倘借款無法產生足夠回報,借款人即難以償還債務,這就是凱恩斯形容的第一種狀況。但借貸金額倘大到可能拖垮銀行,這是凱恩斯形容銀行遭受巨大損失的苦痛!中國BRI貸款許多國家已掉進「債務陷阱」( Debt Traps )事實,究竟會如何解決?吾人且拭目以待。但中國自己是否也陷入羅掘俱窮境地?則是本文關注所在。

1944年7月,協同美國擘畫全球經貿規範GATT的英國總體經濟學大師John Maynard Keynes(左三)曾幽默形容:「你如果欠銀行一百鎊,這是你的難題,但你如能欠銀行一百萬鎊,難題就在銀行了。」( If you owe your bank a hundred pounds, you have a problem. But if you owe a million, it has. )


債務延後20年 貴州省政府形同破產

首先值得一提的事例,去年底21家中國銀行同意貴州省政府,就即將到期23億美元貸款延展20年,並同意前10年僅須繳交利息,無須償還本金。如此事例,除強迫國家資本銀行承受慘重營運損失,貴州省政府也形同實質破產局面。中國國債數據僅包括:政府發行債券、政府短期債務工具及地方政府債務。但公私合作投資擧借、公務員及軍隊養老金義務、國有企業債務、國有銀行債務等,均不在計入範圍。

中國地方政府負債累累,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除上海外,2022年所有31個的地方政府均出現財政赤字。資金短缺省級和地方政府正在拍賣公立學校、削減與私人承包合同,並剋扣養老金支付金額。最近中國人民一片譁然者,莫過於今年6月27日,「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四川樂山大佛,景區觀光30年經營權,竟以掛牌底價17億人民幣競拍。中國網路以嘲諷囗吻指出:「佛祖是作夢都沒有想到啊,他竟然也有被賣掉的一天」!地方政府財政的拮据,也殃及許多省級公務員及教師的薪資,包括:減少工資、停發獎金、甚至強迫繳回已發放獎金等。

中國地方政府主要財源,長期依賴土地出讓金收入,比率高達30%以上。但自2021年下半年開始,中國房價及房地產銷售迅速下滑,中國34個省份至少有27個政府,主要依賴土地出讓金者下降兩位數收入!地方政府發行新債餘額劇增,截至2022年底餘額已達35兆人民幣( 5.08兆美元 ),較2019年度增加14兆人民幣( 2.03兆美元 )。2021年2月,前財政部長樓繼偉指出:約4分之1省級政府,超過半數收入是用來償還債務。他強調:「地方政府債務問題,不僅影響地方政府提供公共服務能力,並積累金融風險。」

IMF報告 中國地方政府隱形債務達9.5兆美元

中國地方政府為規避擧借債務限制,於是產生「隱性債務」( hidden debt ) ,用於基礎建設支出資金。根據IMF今年1月發布的報告,總計已達66兆人民幣( 9.5兆美元 ),相當於中國GDP一半以上。中國高層官員也承認,2023年金融穩定面臨最大威脅之一,就是地方政府債務。因為它不透明、金額巨大至難以追蹤。今年2月,北京中央政府決定對地方政府債務不再伸出援手:「如果是你的孩子,你應該自己抱」。但這豈是北京中央可坐視不管的難題!「東方資本研究機構」( Orient Capital Research )董事總經理安德魯科利爾 ( Andrew Collier ) 表示:「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已成為中國金融體系的黑洞,它們用以填補地方政府收支之間的缺口。幾乎沒有利潤,也無法償還積欠的債務。預計許多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將會倒閉,或被銀行暗地進行資產重組,從而一些村鎮銀行或個人債券持有人將面臨違約風險。」

所謂:「財政是庶政之母」,唯有合理充裕的財政收入,始可籌措諸多施政項目的基本需求,也才能挹注天災事變所造成人民生命與財產的損失,以及儘速回復公共設施的重建。但中國中央政府財政治理的嚴重缺失,造成國家債務欠缺透明運作機制及控管效能,而地方政府的財政黑洞,藉由「影子銀行」及「融資平台」肆意擴張,形成中央及地方政府財政陷入羅掘俱窮的困境。地方政府公務員與教師竟有降低或追回工資等事例,嚴重干擾家庭收支的規劃,這在台灣從未聴!更何況中國近年來天候災害頻傳,單就最近北京、河北、天津及黑龍江等地區的巨大洪災,造成人民生命、財產及農田難以勝數的損失。無論是天災或人禍所致,均亟待政府撥款濟助。倘中央及地方政府已欠缺濟助資金,試問藉由強力「維穩」措施,豈能確保民怨不致沸騰而爆裂嗎?

中國共產政權於1949年10月建立,中國政府一再妄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彰顯主權要素之一,厥為稅課及其他財政收入的歸屬。中國政府迄今未曾自台灣取得一分一毫的財政收入,是完全無須擧證而自明的真理!備極諷刺又令人感傷的是,不少自媒體竟呈現中國人民的呼籲,務必請台灣民眾不要作出任何捐輸,因為這將會被中國各級官員侵吞!同時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迄今未有任何國家向中國政府傳達慰問或捐助的溫暖!

總之,中國政府陷入羅掘俱窮的財政困境,本系列並指摘中國GDP的虛假誇大與金融體系的千瘡百孔,加上徹底衊視中國人民最起碼的基本人權!本人悲憫中國人民何其不幸處於如此國度之餘,不得不由衷欽佩為台灣完成寧靜革命李總統登輝的如此按語:「台灣與中國共產政權是油與水無可融和的關係」!

(本文作者顏慶章,曾任財政部長,我國首任駐WTO大使)

顏慶章曾任財政部長,首任常駐WTO大使。(資料照)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熱門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