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TN經濟通》鐵礦砂漲翻天 中國心淌血

2021/06/24 08:30

中國是鐵礦砂最大進口國,進口量占全球3/4。(路透)

鋼價上揚衝擊產業 中國官方出手干預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最近中國官方再度出手抑制原物料價格,而且早已不是第一次。自5月以來,中國多次放話要鐵礦砂市場降溫,但頂多影響國內期貨價,沒過多久又開始飆漲,對國際價格更是毫無影響力。中國是鐵礦砂最大進口國,進口量占全球3/4,為何就是無法取得鐵礦砂的定價權?

2021年2月初至今,大宗商品價格快速攀升,包括鋼材、鐵礦砂、銅、鋁等大宗商品均連創價格新高。中國「五一」連假後,因中國和新加坡鐵礦砂期貨價格上漲,作為煉鋼原材料的鐵礦砂現貨價格,也首次升破每噸200美元。

而鐵礦砂價格上漲,也代表下游企業生產成本增加,逼得中國政府不得不出手。繼先前頒布商品價格指數新規後,中國發改委與市場監管總局聯手,赴交易中心調查鐵礦砂價格變化。在監管部門出手後,6月21日鐵礦砂期貨價應聲大跌近9%。

中國官方的舉動,實際上是要加強監管,並試圖管理大宗商品的庫存,目的是要市場降溫,問題是這種策略,頂多壓抑著國內期貨價,國際鐵礦砂價格是完全不為所動,普氏62%鐵礦砂價格5月一度超過230美元。究其根本的原因,中國雖然進口了全球大部分的鐵礦砂,但在國際市場上並沒有定價權。

三大礦商壟斷鐵礦砂供應 主要股東多是美資

鐵礦砂是生產鋼鐵最重要的原料,全球鐵礦砂資源大部分集中在已開發經濟體的手中。光是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就幾乎壟斷全球的鐵礦砂資源,而這三大礦業公司則主要由美國的資本所控制。包括小摩、大摩、高盛、花旗等,美系資本透過交叉持股等方式,持有力拓46%的股權,對必和必拓、淡水河谷持股則分別達44%、38%。

再加上國際上現行的鐵礦砂價格,參照的是普氏鐵礦砂指數,該指數由普氏能源資訊發佈,而普氏能源背後也有華爾街的資本,而過去參與價格談判的日韓、澳洲等皆與美國利益相近,在此價格體系當中,中國完全沒有話語權。這也是為什麼在中國和澳洲的貿易戰當中,中國對別的澳洲商品都能牽制,唯獨對鐵礦砂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三大礦業巨頭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就幾乎壟斷全球的鐵礦砂資源。圖為必和必拓澳洲1處礦場。(路透)

中國加入礦砂價格談判 但無法掌握定價權

回顧中國在鐵礦砂價格談判上灰頭土臉的歷史。2002年中國成為全球最大鐵礦砂進口國,當時的談判機制為「長約機制」,鐵礦砂的供應方(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和需求方(日本的新日鐵、南韓的浦項等)坐下來談。誰先談成就以此價格為基準,稱為「首發價」。而且除了中國之外,其他需求端如日本鋼廠,也持有淡水河谷等礦業股權,因漲價而承受的傷害相對較小。

但是中國在2005年全面加入國際鐵礦砂價格談判,並取代日本成為亞洲最大談判方後,開始努力向三大礦業巨頭爭取更好的價格,不過最終都是失敗收尾。中國雖然掌握買方優勢,但因國內供給緊張、現貨價格不斷飆漲,中國鋼廠通常只能摸摸鼻子,接受價格一次又一次的翻漲。

2008金融危機 中方曾毀長約

談判過程中,礦業巨頭和鋼鐵廠經常互相指責,使用不正當的手段或不守信用。三大礦業巨頭也被指控壟斷鐵礦砂資源,迫使亞洲國家接受比歐洲高出15%的價格。2005年,中國為了提高談判籌碼,在港口拒絕澳洲鐵礦砂,被指控違反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

2008年發生金融危機,導致國際上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劇烈,年初時鐵礦砂價格是175美元,不到半年就跌到50美元,而長約價是90美元,使得大量中國鋼廠開始違約,不再派船收礦,改從現貨市場採購,引發三大礦業巨頭不滿。2010年淡水河谷首開第一槍,宣布將原有的長約機制改為更靈活的「季度定價」,隨後力拓、必和必拓跟進,長約機制走入歷史。鐵礦砂指數定價成為市場普遍接受的基準,主流分別是普氏指數、TSI指數和MBIO指數。

中國一直希望在全球鐵礦砂市場取得定價權,但恐怕很難。(路透)

礦砂採美元交易 中國難主導

中國一直希望在全球鐵礦砂市場取得定價權,但這恐怕很難,主要因中國無法控制的因素太多。首先是上述的結構因素,無論長約還是指數定價,兩種方式都很容易被國際資本操作,而且也都必須使用美元作為計價和結算的貨幣。

其次,在供需層面,其他國家的鐵礦砂需求也在增加,供應端仍不斷出問題。路孚特數據顯示,亞洲第2、第3大鐵礦砂進口國日本、南韓,近幾個月的鐵礦砂進口量都在創新高;而在供應端,巴西2月及3月出口量為2500-2700萬噸左右,遠低於2020年8月及9月的3400-3500萬噸,加上颶風襲擊西澳洲的主要產區。

在中國工業化和都市化的過程中,需要大興基礎建設,中國方面則認為,西方國家長期壟斷鐵礦砂資源,藉著中國經濟循環中的基建需求,操控鐵礦砂、銅等重要資源的價格,以賺取大量的利潤,導致這些資源的價格暴漲。

中國想突破 赴非洲取得礦權

中國為了爭取定價權曾經做一些努力。首先是開拓海外礦場,取得西非幾內亞西芒杜礦場的開採權。其次是收購股權,中國鋁業持有約10%力拓的股份,華菱鋼鐵持有FMG 10%的股權等。2021年4月,也傳出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欲透過改革鐵礦砂定價機制,爭取話語權。

不過,路透分析則認為,北京現有將鐵礦砂市場降溫的做法,一開始雖然有用,但在市場沒有結構性的變化之前,不會有太大作用。中國能控制的只有需求端,而且也只能透過鋼廠的產量來降低需求。分析指出,為了減排,中國先前宣示要降低鋼鐵生產,但5月數字卻是不減反增,除非北京減產,或者提高廢鋼利用率,否則任何壓價行為都沒有實質意義。

但在全球礦業資源競爭當中,美國等西方國家仍佔據主要地位。尤其重要的供應鏈主要掌握在美資手中,美國及其盟友也曾多次阻擋中資在海外礦業收購及開採。因此在原物料的國際供應鏈上,中國基本上很難搶得話語權,再加上印度、巴西等國陸續發展,歐美等國將擴大基礎建設,未來全球的資源競爭恐怕只會更加激烈。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