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TN經濟通》鐵礦砂依賴深 澳洲掐住中國脖子

2021/05/25 08:03

中國擔心鐵礦砂過度依賴澳洲進口,鼓勵國內企業向海外開發鐵礦砂來源。(路透)

中國年進口11.7億噸鐵礦砂 六成來自澳洲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中國對澳洲大量商品實施貿易制裁,不但沒讓澳洲屈服,澳洲鐵礦砂價格不跌反升,較2020年大漲5成。中國擔心鐵礦砂過度依賴澳洲進口,鼓勵國內企業向海外開發鐵礦砂來源。但儘管如此,中國恐怕還是很難擺脫對進口鐵礦砂的依賴。

高達98%的鐵礦砂用於鋼鐵業原料,鋼鐵廠將鐵礦砂、焦煤及石灰石等原料,經過高爐生產出粗鋼,粗鋼再依不同使用方式製造出各式鋼材。而這些鋼材主要用在建築、家電、機械、造船及汽車等產業。鐵礦砂價格深深影響鋼鐵及航運業。

中國是鐵礦砂進口大國,超過80%以上鐵礦石仍仰賴進口。在2021年初,中國工信部提出草案,計劃加快棄用澳洲鐵礦砂,到2025年前將鐵礦石的自給率提高到45%以上。但目前這個目標和實際情況,仍有相當的距離。

中國鐵礦砂進口量是多少呢?根據中國海關公佈的數據,2020年中國進口量達11.7億噸創記錄新高,比前1年增長了9.5%。其中,從澳洲進口的鐵礦砂就有7.13億噸,占中國鐵礦砂進口總量的6成以上,相當於1天就要從澳洲進口將近200萬噸的鐵礦砂。

全球鐵礦砂分佈相對集中,原礦儲量前5多的國家佔全球儲量近8成,含鐵量較高的鐵礦資源則集中在澳洲、巴西、俄羅斯、中國及印度。其中,澳洲和巴西是最大出口國,澳洲約佔全球鐵礦砂出口量的一半,巴西則佔全球出口約23%。目前全球鐵礦砂貿易量集中在力拓、必和必拓、FMG和淡水河谷4大礦企,已形成實質壟斷。

全球鐵礦砂供應 處壟斷狀態

近來,受中澳兩國關係緊張負面影響,加上產量減少、供給緊張,全球鐵礦砂價格持續攀高。根據中國專業機構資訊,2020年鐵礦砂行情約在每噸700人民幣至800多人民幣,但目前卻已突破1200人民幣大關,漲幅高達5成。鐵礦砂巨頭淡水河谷預測,全球供給持續緊張,未來2年鐵礦砂價格將維持高檔。

但這並非超級循環(supercycle),2年後鐵礦砂需求就會趨於平穩。淡水河谷指出,全球經濟復甦,鐵礦砂業者產能全開,2023年為止,鐵礦砂價格料會居高不下。但鐵礦砂這波漲勢,和2000年代初期不同,當時中國開始都市化,是結構性變化帶來的需求震撼。中期而言,中國電弧爐會使用更多廢鋼,預估需求將放緩。

2020年中國從澳洲進口的鐵礦砂不降反增。圖為黑德蘭港1處礦場。(路透)

澳中對立情勢升高 中國積極開發其它來源

中澳關係惡化,最早是因為澳洲提出,應針對2019年武漢肺炎病毒起源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中國對此感到非常不滿,接連對澳洲大麥、紅酒等商品,祭出高額關稅,拒買澳洲煤礦等。不過,雖然中國禁止進口澳洲很多商品,可是唯獨在鐵礦砂方面,雖然價格一路狂飆,但2020年中國從澳洲進口的鐵礦砂是不降反增。

除了舊恨之外,近來澳洲更加深化和「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關係,與美國、日本和印度共同組成實質上的印太地區反中聯盟。讓中國進一步意識到威脅,必須積極拓展其他鐵礦砂來源。

價格飛漲的鐵礦砂在中國已經成為政治敏感的話題。其實在中國,提高鐵礦砂自給率、來源多元化,這樣的話題並不新鮮,已經討論非常多年。但是中國需求量太大,澳洲礦藏品質好、開採容易、產量穩定、運輸成本低等優勢,因此享有定價權。至少在未來2年內,中國都很難改變對澳洲鐵礦砂的依賴程度。

澳媒看衰中國 鐵礦砂難進口替代

中國宣稱要提高鐵礦砂自給率,確實也有跡象顯示,中國國內正擴大開採鐵礦砂,例如內蒙古大中礦業指出,要在未來3年產量增加3倍至1500萬噸。不過,相較於中國龐大的需求,國內供給實在太小。澳媒報導也指出,中國國內的鐵礦砂產量,不可能取代進口。

分析師也指出,習近平才剛承諾要減少中國的碳足跡,然而開發數百個新的礦場,勢必會用到大量能源和水。因此,中國發改委的長期戰略並非從國內開採。中國想出的辦法主要有3個,分別是尋求進口多元化、尋找海外礦源,以及增加廢金屬的使用率。

中國一直努力從非洲尋找新的鐵礦石進口來源,最受矚目的就是幾內亞礦區的投資。圖為濃霧籠罩的西芒杜山脈。(路透)

幾內亞有豐富鐵礦 但開採成本每噸數百美元

中國一直努力從非洲尋找新的鐵礦石進口來源。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對西非國家幾內亞礦區的投資。幾內亞境內礦藏豐富,尤其西芒杜(Simandou)是總儲量大約100億噸的高品質鐵礦場。中國中鋁集團也和澳洲鐵礦砂開採巨頭力拓一起獲得了該地採礦權。但是,到目前為止,西芒杜還沒有看到開採動靜。

西芒杜鐵礦儲量豐沛,一旦投產將改變全球鐵礦砂市場結構,甚至讓幾內亞和鐵礦砂出口大國澳洲、巴西並駕齊驅,是中國實現鐵礦砂來源多元化的關鍵。但幾內亞開採已經說了數十年仍未實現,1950年代力拓也曾投資,但因幾內亞國內政治不穩定、貪腐問題嚴重,加上幾年前的伊拉波疫情延燒,使得該礦區至今仍未有任何產出。

先前也曾爆出外資賄賂幾內亞官員的醜聞。以色列億萬富翁施泰因梅茨(Beny Steinmetz)為了獲得該地採礦權,在2006年涉入行賄案,瑞士法院在追查多年後於2021年1月22日判處罪名成立。外媒也揭露,施泰因梅茨能源集團的最大股東就是中國國企中國鋁業。

根據中國媒體的說法,數家中企組成的集團已在3月初通過審核,可對西芒杜北部礦區進行投資,並預期最快可在2025年前投產。但是,西芒杜礦場周邊基礎建設低落,這也是先前礦藏沒有被利用的原因。若未來開採成功,首先前提是要完成650公里的新鐵路和深水港,才有可能讓這些鐵礦砂運出。

幾內亞鐵礦交通差 要先建鐵路跟深港

對中國來說,要怎麼壓低鐵礦砂從非洲進口到中國的成本將是關鍵。一般來說,全球成本最低的10座礦山的礦石生產成本都低於每噸20美元,而這10座礦山都屬於4大鐵礦巨頭。業內人士粗略估算,從非洲運到中國的鐵礦砂,每噸成本將上看數百美元。

不過,由於中國擴展軍事建設,加上在世界各地大力推行一帶一路計畫,鐵礦砂需求只會愈來愈龐大。即使在非洲找到新的供應來源,短期內也不太可能投產。資深鐵礦分析師蓋德曾估計,就算中國能夠將澳洲以外,把全世界所有其它地方的鐵礦石通通運到中國,中國還是需要額外3億噸的供應量,才能滿足需求。看來對中國來說,想要擺脫對澳洲鐵礦砂的依賴,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