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TN經濟通》昔狂言想併台積電、聯發科 紫光今印堂發黑?

2020/10/19 08:00

繼武漢弘芯傳資金斷鏈後,紫光集團也傳出債務危機。(美聯社)

趙偉國曾狂言 「買光台灣半導體廠」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中國半導體業頻出包,繼武漢弘芯傳資金斷鏈後,紫光集團也傳出債務危機,高啟全也在合約到期後離開紫光。2015年紫光市值創高峰,當時的執行長趙偉國狂言買光台灣半導體廠,如今「紫光模式」終結,虧損、負債消息頻傳,貴為中國半導體「國家隊」的紫光,怎麼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紫光過去最著名的是大手筆併購,且佈局相當全面,旗下包括IC設計廠紫光國微、行動晶片廠紫光展銳、DRAM廠紫光存儲、NAND Flash廠長江存儲及NOR Flash廠武漢新芯,另還有以雲端服務為主的紫光股份。

紫光並非一開始就是明日之星,外媒曾稱紫光過去只是「兜售掃描器和中藥的公司」,後來卻搖身一變成了中國半導體國家隊。

1988年清大成立清華大學科技開發總公司,為紫光集團前身。圖為北京清華二校門。(路透)

「兜售掃描器」起家 紫光搖身一變成國家隊

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許多學校開辦校辦企業,北京清華大學也不例外。1988年清大成立清華大學科技開發總公司,為紫光集團前身;1997年紫光成為中國最大的掃描儀企業,直到1999年才整併掃描器、軟體、環境工程等業務上市。

隨著清大校辦企業規模逐漸龐大,2003年成立清華控股,整併所有清華企業,中國最大的校辦企業「清華控股」誕生,旗下重要企業包括清華同方、紫光集團、啟迪控股及誠志股份。

北京清華電子系、微電子所培育不少中國半導體業創業家,然而與多數以技術見長的畢業生不同,趙偉國更擅於資本操作;趙偉國在畢業後,曾在清華控股下幾間公司任職,但他認為國企的公司並不有趣,2004年離開清華系創辦健坤投資集團。

2013年起紫光瘋狂併購半導體廠

趙偉國回到新疆投資房地產、天然氣等,短短5年就賺了45億人民幣。但同一時間,紫光集團卻江河日下,2000年之後,紫光包括輸入法、隨身碟、MP3、行動硬碟等業務陷入瓶頸,甚至連賣中藥飲品業績都慘不忍睹。

2009年趙偉國回頭接下紫光,著手進行改革。趙選中了積體電路和記憶體領域,但也明白門檻極高,中國很難在短時間趕上,最快的方法就是併購。自2013年起,紫光斥近千億人民幣,頻繁併購20家公司,包括中國展訊、銳迪科和華三通信。

紫光與英特爾在2014年的合作案,更大幅提高紫光在中國的地位,加上中國決心扶植半導體龍頭,紫光成為「大基金」直接受益者,獲得高達300億人民幣支持,進入了瘋狂的併購模式,這也讓紫光規模爆發式成長,6年內資產規模增至1千億人民幣。

2015年趙偉國有意參股台灣封測廠力成、矽品及南茂,在輿論壓力下以失敗告終。(路透)

郭台銘批趙偉國是「炒股的投資者」

2015年紫光挾著高股價、高市值的氣勢,企圖進軍海外。不但想入股美光、威騰電子和SK海力士,還有意參股台灣封測廠力成、矽品及南茂;最誇張的是,趙偉國當時甚至還想買下聯發科、台積電,惹惱郭台銘直批趙偉國是「炒股的投資者」。

趙偉國2015年接受《今週刊》訪問時,竟說「展訊可以不賺錢,聯發科能不賺錢嗎?這樣打下去,最終肯定會贏聯發科,因為我的錢多嘛!」最後,在輿論壓力下3案陸續破局,但紫光也挖走高啟全等台灣高科技人才。

在海外碰壁後,紫光決心自製晶片。紫光有兩大策略,1是從晶片到雲端,2是進軍記憶體。因此重金收購華三通訊,並在布局手機晶片、DRAM、IC卡、FPGA等領域後,2016年7月紫光、大基金、湖北省共同成立中國有史以來投資規模最大的積體電路項目─長江存儲。

在「中國製造2025」的旗幟下,紫光雖有中國政府撐腰,但瘋狂擴張也讓紫光債務愈滾愈大;彭博評論分析則指出,龐大的研發支出也同時壓垮了長江存儲及其他紫光子公司,根據招商銀行數據,該集團2019年在研發上花了85億人民幣,較去年同期大增34%。

2017年紫光獲北京政策性資金挹注1500億人民幣,原本計畫由紫光國芯完全收購長江存儲,但卻在同年7月,宣布終止增資收購長江存儲,消息震撼市場。2019年起,紫光遭爆出虧損不斷擴大,短期資金流動性壓力極高。

美中貿易戰使中國半導體野心受挫。(歐新社)

頻繁併購未提升中國半導體競爭力 趙偉國辭2董座

綜合媒體分析,短短5年間紫光從國家隊明日新星到財務困難,可能有幾項原因。首先,頻繁併購並未給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帶來實質提升。中媒也質疑,紫光大灑錢併購,然而實際控股的公司卻沒有幾個,是否有為公司帶來技術、人才,也是未知數;2018年4月趙偉國閃辭紫光股份、紫光國芯2家公司董事長、董事職務令市場議論紛紛,趙的閃辭也被認為是「紫光模式」走到了盡頭。

其次,美中貿易戰也使得中國半導體野心受挫,2019年上半年紫光負債擴大到37億人民幣,資產負債率逾7成。同年趙偉國則在1場論壇上提到,中國半導體業還有非常長的路要走,冷板凳還要坐十年,強調中國未對美國造成威脅,這些話也被認為是說給美方聽。

先前長江存儲也坦承,美國晶片製造設備難以取代,公司80%的製造設備來自美國和日本;隨著美國對中企禁令不斷擴大,繼中芯之後,業界也傳出,長江存儲、長鑫存儲、中微半導體等,可能被美方列入實體清單。

武漢肺炎惡化紫光財務

最後,2020年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爆發,也使紫光債務狀況惡化,亦傳出有百億債務將在年底到期,旗下多支美元債大幅走跌;另外,也有市場消息指出,紫光集團債權銀行已經計劃成立「債委會」。

對此,紫光澄清純屬市場謠言,但面對中國廠頻爆雷,加上北大方正集團債券日前正式違約,市場仍擔心,紫光是否會步上方正的後塵。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