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top

〈銀行家觀點〉金融界總動員 台灣最高評等幕後推手


2019-11-07 08:00

拚法遵的金融業運動,也悄悄翻轉銀行的內在企業文化,大幅擴編預算升級系統與擴充人力。((圖片由台灣銀行家提供/達志影像)

為迎戰APG來台評鑑,金融業可說是卯足全力,包括兆豐金、玉山銀、滙豐銀行等都將法遵與洗防視為業務重點。評鑑結束後,各大銀行也將持續與國際標準與全球洗錢防制趨勢接軌,定期檢討與更新內部控制作業與風險評估。

為迎接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第三輪相互評鑑,台灣金融業幾乎是全員出動,傾全力形塑法令遵循、洗錢防制等文化,而這波全民拚法遵的金融業運動,也悄悄翻轉銀行的內在企業文化,包括捨棄過去只求獲利的思維,取而代之的是大幅擴編預算升級系統與擴充人力,並因應趨勢定期更新優化系統等重大改變,要讓國銀跟得上國際洗防最新趨勢。

APG去年11月率團來台進行第三輪洗錢防制評鑑,並在今年10月初通知我國洗錢防制評鑑獲得「一般追蹤」的最佳評等,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在洗錢防制評鑑發表暨表揚大會上致詞時提及,台灣能獲得最佳評等,是公私部門通力合作的成果。的確,為迎戰APG去年來台評鑑,我國金融業可說是卯足全力,生怕稍有閃失壞了評鑑成績,影響日後在國際金融市場的來往優勢。

在洗錢防制法修正案上路前,過去金融業比拚的項目幾乎都以獲利為主,鮮少將法遵與洗防視為業務重點,但近幾年來,在政府積極推動洗錢防制影響下,幾乎各家金融業都將洗防與法遵視為優先業務,有銀行甚至選擇捨棄高風險業務,犧牲獲利表現,只為落實洗防作業。

確保洗防作業確實執行

兆豐金法遵長鄔慧琳直言,因應洗錢防制評鑑,讓銀行一改過去以業務為重、衝刺獲利優先的目標,轉向傾力打造法遵文化並宣導洗錢防制的重要觀念。鄔慧琳坦言,過去金融業法遵觀念稍嫌薄弱且執行不夠確實,為追上國際先進國家洗錢防制水準,兆豐銀行在近3年除了全力建立洗防相關系統外,並積極優化兆豐銀行作業程序,包含建立國內外一致性的洗防政策及標準、定期執行客戶風險評估及全行機構風險評估。

為確保洗防作業確實執行,銀行現在更採用集中化的交易監控系統,並設置分行業務流程與系統輔助監控雙軌機制,同時為符合現行國際洗錢防制法規趨勢,更定期對高階管理人員及三道防線人員進行差異化的教育訓練。鄔慧琳認為,落實法遵與洗防作業必須從公司文化著手調整,以兆豐銀為例,過往以業務優先的思維已轉變為法遵優先,這就是一種銀行文化的轉變。

洗防融入既有作業流程

玉山銀行風險管理處資深協理周梅芳也說,為追上國際洗錢防制標準,因此洗錢防制法規在近兩年有大幅度修正,以利接軌國際,而玉山銀行為因應新法上路,也大幅調整原本的作業模式,將洗錢防制融入既有的作業流程,她也不諱言,因應洗防新規上路,客戶與銀行往來的作業流程確實變得比以前久。

而為了洗錢防制與法遵作業更到位,幾乎各家金控均有針對洗錢防制與法遵成立專責單位,並指派副總層級直接督導業務,玉山銀行表示,洗錢防制作業由專責單位負責,整體的作業品質較以往更具一致性與落實性。

在人力配置部分,各銀行更是大手筆編列預算,建立全新的作業系統並大舉培養具備法遵與洗防專長的相關專業人才。以玉山銀行來說,截至今年第3季,光是洗錢防制業務,累計已經斥資2億餘元建置系統,目前防制洗錢解決方案(Anti-Money Laundering,簡稱AML)相關業務人員約300人,比起以前人力規模大幅增加不少,人力規模的成長幅度高達2倍。

兆豐銀行至2015年12月底止,總行的法遵相關員工僅13人,為加強洗錢防制工作,除了在2016年9月成立反洗錢暨金融犯罪防制處為負責洗錢防制專責單位外,更在2017年、2018年連續兩年大幅擴充法遵人力,統計至2018年12月底,兆豐銀的法遵人數約為200人,人力規模翻倍成長。

將金融犯罪風險納入日常管理

而外商銀行對於法遵落實、接軌國際腳步則較國銀快,滙豐(台灣)銀行表示,銀行自2013年起就開始推動環球標準,並在當時負責的法令遵循處下設置16位專職負責金融犯罪防制的相關人員;2014年起,配合集團進一步提升金融犯罪防制的編制,相關專職人員擴增至21位。

截至2018年底,滙豐(台灣)銀行除了有專責的金融犯罪防制處之外,在各個前台業務部門及後台作業單位皆設有處理金融犯罪防制之相關人員,全行總計約有近150位專職行員負責金融犯罪防制相關作業。

滙豐(台灣)商業銀行資深副總裁暨金融犯罪防制處負責人羅詩敏分析,跟以前相比,如今將金融犯罪風險納入銀行企業文化與日常管理,是與過去企業文化最大的差異。以洗錢防制作業來說,除了日常的客戶盡職審查與交易監控的強化之外,上從高階主管的管理,下到前線行員的作業,都能將金融犯罪風險提升為銀行營運風險重要的一環,環環相扣且缺一不可。

在客戶盡職審查這部分,銀行會針對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之實質受益人識別與驗證以及稅務透明度的了解,特別謹慎留意;而在貿易融資業務(Trade Finance)部分,銀行則會針對客戶業務習性之盡職審查、交易模式與文件之審查與監控、交易對手的姓名檢核,強化審查。

周梅芳也說,包括貿易融資、OBU帳戶、跨境匯款等都會被銀行視為洗錢高風險產品或業務,因此在交易審查上也會較為嚴格,舉凡涉及現金、具匿名性、可大額或迅速移轉資金、涉及跨境交易等,上述這些各銀行也都會特別仔細審核。

不少金融業經常反映,為了落實洗錢防制與法遵,只能選擇犧牲業務,導致業務量下滑,但也有銀行持不同看法。玉山銀行認為,洗錢防制初期因各銀行開始執行時間與程度不同,經過近期2、3年制度實施後,各銀行的洗錢防制作業將慢慢趨於一致,認為銀行並不會因洗錢防制而陷入業務下滑的窘境。

玉山銀行表示,落實洗錢防制,對銀行的影響並非來自於業務的減少,而是對於合規需求產生的系統與人力成本因此大幅增加,加上民眾對洗錢防制尚未有普及的認知,因此碰到較以往繁瑣的開戶或交易程序,容易發生溝通過程中的認知落差,並衍生客訴問題,是當前銀行須克服的難題。

評鑑結束後仍持續接軌國際

展望未來,玉山銀行認為在APG評鑑過後,銀行需轉換觀念從現行偏向規則基準(Rule Based),改以風險基礎方法,在顧客風險評分、交易監控等程序上,使洗錢防制作業持續朝向有效性邁進,同時強化跨境業務查核機制,以抵減高洗錢產品的風險難題。

滙豐(台灣)銀行表示,APG評鑑結束後,仍將持續與國際標準與全球洗錢防制趨勢接軌,定期檢討與更新內部控制作業與風險評估,善用系統並輔以人員控制,才能將資源有效運用在高風險領域上。

兆豐銀行也說,未來將以風險為本(RBA)的精神,定期執行防制洗錢、打擊資恐風險評估及優化客戶風險評等模型,對高風險業務及高風險往來客戶採取相對應之管控措施,並持續優化防制洗錢監控系統,提升可疑交易辨識能力,並減少對低風險客戶的干擾。

目前銀行已針對不同業務性質的同仁,提供差異化的教育訓練課程,要讓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風險意識內化至金融業,期許金融業能持續增強反洗錢制度之執行效能,並齊力形塑法遵文化。

(本文摘自2019年11月份《台灣銀行家》月刊,採訪、撰文:蔡大仁)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新聞送上來!快加入自由電子報APP、LINE好友


iOSAPP Store AndroidGoogle Play APP下載
QR Code
QR Code L I N E
加入好友
Line QR Code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網友回應
今日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