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老史追思老胡不告而別 憶帶領一群毛頭小子成就不可能的任務

2019/07/30 15:46

老史追思老胡不告而別,憶帶領一群毛頭小子成就不可能的任務(記者洪友芳攝)

〔記者洪友芳/新竹報導〕「老胡,你一生貢獻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幫助許多新創公司的創立。有一真心的朋友,又有無人能及生活品味,這樣豐盛的人生真令人尊敬又羨慕。老胡,你真是不虛此生。雖然你採取不告而別,我們都震驚不已,但我們的懷念永不休止」。

潘文淵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前工研院董事長史欽泰與胡定華相識相知超過40年,今天在胡定華追思會,史欽泰一番情詞懇切的悼念胡,令人動容,史認為胡定華過了精彩的一生,瀟灑地走了,留給大家對他無限的思念。

史欽泰娓娓道來,說他叫胡定華「老胡」,「他叫我老史」,兩人認識始於1976年,史29歲,「老胡」33歲。當年,在工研院,「老胡」這麼年輕就挑起引進半導體技術的大樑。「老胡」沒有想到台灣的半導體產業會成為今天這個規模,在世界上扮演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老胡」也從來沒想過賺大錢。「老胡」心中只有一個使命,開創以集體電路為基礎的台灣電子工業。

「當年,他有年輕人的傲氣與自信,因此,他毛遂自薦,認識了潘文淵先生及孫運璿院長,帶領一群不到30歲的毛頭小子們,成就了今天看來不可能的任務。」史欽泰追憶。

「老胡有很多獨到的見解」,史欽泰說,比如說胡認為技術驗證的場域不能只有像學校的實驗室,必須要能做到小規模量產,證明生產的成本與品質都有市場競爭力,因此,胡堅持示範工廠必須做到每星期4千片。在往後的10年,示範工廠培訓了大量的積體電路生產、行銷與管理的人才,解決了技術移轉、產業快速成長對於大量人才的需求。

史欽泰透露,參加科技會議,「老胡總直言不諱,得罪不少大人」,積體電路經費被砍,「老胡會不斷去抗議」,他推崇胡帶領一群人所塑造出來的組織文化,就是一種當仁不讓、勇於嘗試,不怕失敗的創新與創業家精神。在那個年代創造出影響今天整個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核心競爭力。

後來,胡定華去美國史丹福大學深造,豐富他的管理體驗、矽谷創新創業文化,史欽泰也追隨他去,兩人成為台大校友與史丹福校友。史說,胡定華在工研院服務14年(1974-1988),推動創立聯電、台積電、台灣電子檢驗中心,奠定台灣電子高科技產業的基礎,但老胡從不居功。

1988年,胡定華離開工研院,選擇另一個繼續他支持台灣電子工業的志業,加入創投行業-漢鼎公司,更自行創立了建邦創投,與一般創投事業不同的是,他選擇協助年輕創業家的早期投資,史欽泰說「老胡也有不少失敗的投資案,他從不後悔。只要能對年青創業有幫助的,他從不後人」。

史進一步說,胡感恩念舊,對交大,工研院作了許多慷慨的回饋。胡感念潘文淵對他的提攜,因此,他和工研院以及3家最早成立的半導體公司催生潘文淵文教基金會,25年來出錢出力,並贊助完成「矽說台灣」1本書,記錄了台灣發展半導體產業的歷史及人物。

史欽泰表示,對工研院,胡貢獻年輕最寶貴的時光,2002年,工研院成立院友會,在2萬個院友推崇聲中,胡擔任第1任的創會會長,繼續關心工研院的發展。

「老胡是1位忠誠又慷慨的朋友,他愛好美酒佳餚,也從不吝於與朋友分享,我們大都是不懂品嚐的外行,只要有他參加的餐聚,一定帶來各式各樣的葡萄酒,介紹特色的餐廳料理,他的記性又特別好,會提醒我們那一1品嚐過的美酒」,史欽泰敘述與胡定華私下交流的情誼。

2015年,史欽泰跟胡夫婦及幾位好友一道去產美酒的盛地旅遊,在法國一路欣賞葡萄園的美麗風光,品嚐之外,還特別預約當年出產的葡萄酒,每1天,都在他們深刻的記憶中,後來他還特別有感,寫了「杯底豈可養金魚」的字送給胡定華。

史欽泰感傷地說「老胡,你一生貢獻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幫助了許多新創公司的創立。有一群真心的朋友,又有無人能及生活品味,這樣豐盛的人生真令人尊敬又羨慕。老胡,你真是不虛此生。雖然你採取不告而別,我們都震驚不已,但我們的懷念永不休止。

老史追思老胡不告而別,憶帶領一群毛頭小子成就不可能的任務(記者洪友芳攝)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