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戶倉恆信:瀨戶物-日本陶瓷文化的精華


2019-05-06 08:45

深川神社境内、屋頂瓦是織部焼
(戶倉恆信 攝影)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

戶倉恆信:

標題所謂「瀨戶(Seto)」,指位於日本愛知縣名古屋市的東北方「瀨戶」地區。據說,該地名來自「陶處(Sue-To)」的諧音,也有地形上山峽之口的「狹門(Se-To)」等幾種說法。總之,日文中「瀨戶物(Seto-Mono)」的語源,即是在台灣常以「六古窯」之一介紹的陶瓷(以下用日文「磁」字)器生產地。

所謂「六古窯」是歷史考古學上的範疇。是基於陶磁研究中所謂「中世五古窯」──瀨戶、常滑、信樂、丹波、備前之上,小山富士夫(KOYAMA Fujio:1900-1975)於二戰前(1932)加上越前窯而提倡的「中世六古窯址」之略稱。但是後來小山有言,「戰後在岐阜縣中津川、多治見附近、靜岡縣的金谷附近、渥美半島、能登半島等也發現了平安、鎌倉、室町時代的古窯址,因此嚴格而言,這並不是正確的名稱。」現今,在學術上以「小山六古窯論」之名,不斷檢討過去古窯址群的認定法。

然而,世間仍舊以「六古窯」作為介紹日本陶磁器的關鍵詞。這主要因為一般對「古窯」二字所帶來「原始風貌」之想像,並轉成地方觀光資源之故。所以旅客到了丹波、信樂、備前等地,見到景觀果然相符於如此想像,而獲得了符合期待的滿足。相對地,到了瀨戶可能因為不符合原先的預設,有些外人便給予「失去古窯」等風評。諷刺的是,將考古學上「窯址」概念,誤等同於現今燒製的陶磁器,這是專業知識的通俗化(dumbing down)與一連串誤解的結果。

其實,就京都、奈良觀光而言,因為人們是以即物(sachlich)地尊重現存的史地文化,既接觸現代文物也發揮推想過去樣態,因而不會以「失去古都」來評論該地文化。由此觀之,只要排除上述「六古窯」的陰影,就可以親近瀨戶這城市的歷史資源,也同時可理解日本陶磁器之所以稱為「瀨戶物」的理由。
瀨戶物是依原料、技術、生產及需求四個要素,大致分為土器、陶器、炻器、磁器與精細陶瓷(Fine Ceramics)的五類器物總稱,而僅有瀨戶才能積極產出這五種不同陶磁器。即是,古墳時代製作土器,到了平安時期生產灰釉陶器,鎌倉、室町時期產出施釉陶器,並流通到全國。江戶時期開始生產磁器,因而近代產出磁磚、碍子、理化學用品等工業製品。

論到這裡,必須說明,上千年來能夠持續製作瀨戶物的原料與技術是什麼。眾所皆知,取得黏土是製作陶磁的必要條件。以其由來而言,瀨戶是在從一千萬年到兩百萬年前堆積形成的黏土層──瀨戶層群之上所建立,因而能夠獲得生產上不可或缺的木節(Kibushi)與蛙目(Gairome)黏土,以及珪砂(Keisha)。換言之,由於瀨戶層群的發現,確定了瀨戶成為陶磁器生產地的代名詞。

至於技術,根據瀨戶深川神社傳言,鎌倉前期,跟著道元禪師渡中原的加藤四郎左衛門景正(通稱藤四郎)學成製陶技術回國。到了仁治三年(1242),藤四郎在祖母懷一地(現瀨戶市內)發現上述原料而開窯。在考古學上,鎌倉時期的瀨戶已有其他中世窯址未發現的窯道具「匣鉢」等,吸收了當時最先進的窯業技術。鄰接該神社的寶物殿內,保存著重要文化財──藤四郎所製作並奉納的灰釉狛犬,可一窺中世的製陶技術。筆者認為,理解日本的陶磁器,不必依賴「古窯」一詞並事先設想當地應有的「瀨戶物」該基於原料與技術層面切入,以即物地尊重現存史地文化才是。

(戶倉恆信為台北幸村屋 茶室花江創辦人)

瀨戶市內的礦場 (旅客禁止進入)
(戶倉恆信 攝)

匣鉢(在瀨戶稱Endoro)
照片 三峰園窯提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pv

新聞送上來!快加入自由電子報APP、LINE好友


iOSAPP Store AndroidGoogle Play APP下載
QR Code
QR Code L I N E
加入好友
Line QR Code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網友回應
今日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