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財經

LTN經濟通》富人與獨角獸 充斥北歐這一小國

2024/05/24 07:11

瑞典的超級富豪激增密度已超越美國。(路透)

「科技創新」與「貨幣政策」讓富豪願意在此居住

歐祥義/核稿編輯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瑞典的人口僅約1000萬,國土七成以上是森林覆蓋,卻是全球人均「億萬富翁」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有錢人數量超越美國。瑞典有甚麼魅力,讓這麼多富豪願意居住在此,當中的關鍵就是當地蓬勃發展的「科技新創氛圍」和「稅負調整」兩大因素。

瑞典創業精神蓬勃,首都斯德哥爾摩是歐洲人均獨角獸(指成立未滿十年、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未上市公司)數量最多的城市,每10萬人有0.8間獨角獸,僅次於美國以矽谷為中心的灣區,當地每10萬人有1.4間獨角獸。

以人均新創獨角獸產量來看,瑞典被稱為歐洲「獨角獸工廠(Unicorn Factory)」,孕育了許多產值數十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包括Spotify、Skype、線上金融服務新創Klarna等獨角獸企業,還有來電識別供應公司True Caller,以及Candy Crush 開發商King,還有飛機公司Heart Aerospace,與有「水上特斯拉」之稱的電動船公司X Shore等。

瑞典打造友善空間,帶動新創公司蓬勃發展。(彭博)

3大政策正確 成就瑞典化身「獨角獸」天堂

瑞典政府提供購買電腦的補貼政策,在1998年至2001年間,瑞典全國約有2成多的家庭、約有85萬戶購買了電腦,加上政策推動網際網路基礎建設的普及,是造就今日瑞典以新創之國贏在起跑點上的主要原因。

根據數據,在2005年時,瑞典每100人就擁有28個寬頻連線帳戶,而美國僅17個,世界平均僅3.7個。

另外,瑞典創造對新創公司的友善空間,在金融監管上採寬鬆政策,讓新創公司不需要動輒得咎,讓營運成本壓力倍增。因此,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也成為歐洲金融科技、網路服務等新創大本營。以數據來說,全歐洲投資金融科技公司的資金總獲利,有高達三分之一就是來自瑞典。

瑞典的創新教育,從幼兒園即開始紮根,高中之後即可實地創業。(法新社)

創新創業教育幼稚園紮根

矽谷和瑞典分居全球獨角獸公司的第一、二大,但其實兩地差別甚大。矽谷一直以來強調「科技領先」的競爭硬實力,瑞典則是落實「以人為本」的合作軟實力。

瑞典教育自小就以「創新創業」紮根,鼓勵人民勇於創業。瑞典學校給予孩子的觀念是,創業者不一定要很富有,只要夠創意,新創公司的存活率也是很高的。

因此,瑞典孩子在低年級時,學校培養其團體協作和信任精神,上了高中之後,孩子就可參加創業課程,擁有自己的公司,或者與朋友、同學合夥開公司,在銀行開設公司帳戶,等賺取利潤後平分收益,然後關閉公司。

也因瑞典許多學生在就學時就已接觸過創業,因此許多畢業生在畢業後就繼續創業去。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報告顯示,在瑞典每1000名員工當中,就有20家新創企業。

瑞典新創事業的三年存活率是全球最高、達74%。不過,高達96%的瑞典新創企業在營運3年後,營業額未能達到50萬歐元;僅0.4%的企業,5年內營業額達到1千萬歐元。

人民創業,瑞典創新局扮領頭羊。(擷取自Vinnova YouTube影片)

政府福利支撐人民創業  瑞典創新局扮領頭羊

瑞典的研發投入佔國內生產總額的比例超過3%,顯示瑞典對於創新重視。除此之外,也為新創專門成立一個負責「瑞典創新局」(Vinnova),以資助研究和創新項目、促進企業和學術間的合作,以推動瑞典經濟成長。

瑞典大部分的創新想法、產品或服務都來自產業、學術界,以及公部門之間的合作與信任。不論中央或地方均提供公開、透明的支持平台及相關補助,只要人民有創新思維及想法,即可申請公共資源,瑞典政府並不要求新創企業要與學研界有關聯,或者新創企業得要發表創新報告。

在職場上,企業員工可請創業假、政府還給補助,讓想創業的人無後顧之憂。據了解,瑞典員工可向雇主申請2年的無薪假,再獲得雇主同意後,即可停薪創業去。

瑞典有完善的社會福利支撐,除了自小學到大學全免費,還有失業前300天保證80%薪水收入,以及大部分免費的幼托服務。因此,如果人民創業失敗,員工可回原來的職位繼續工作,不必擔心流落街頭。

此外,為了讓新創公司順利接軌市場,解決進入市場的差距,瑞典新創局也資助一個非營利組織為新創公司提供實踐、人脈、銷售和談判技巧,為企業「搭橋牽線」。

公司稅率低於歐洲平均

瑞典調整公司稅率,從30%左右降至20%左右,略低於歐洲平均水平。(彭博)

瑞典以其高昂的個人稅而聞名。瑞典人必須將辛勤工作所得的三分之一上繳國庫,在累進稅率計算下,薪水越高、稅負越重,最高可達57%。瑞典人對於高稅收並不討厭,收入中上的中產菁英階級最為支持,主要是習慣了福利制度,以及對政府抱持信任態度。

另外,瑞典也對稅收進行調整。除了在2000年時取消財富稅和遺產稅,股票收入和公司股東股息的稅率也遠低於工資稅。公司稅率也從20世紀90年代的30%左右下降到20%左右,略低於歐洲平均水平。

因此,儘管瑞典是歐洲個人稅率最高的國家之一,但正確的貨幣政策也讓瑞典成為超級富豪的居住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