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財經

LTN經濟通》不想再當夾心餅?國際大銀行高層紛閃人

2024/05/17 07:20

滙豐是全球最大的銀行之一,與北京關係密切。(路透資料照,本報合成)

匯豐CEO  四月無預警退休

歐祥義/核稿編輯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滙豐銀行(HSBC)執行長祈耀年(Noel Quinn)在今年4月底意外宣佈退休,滙豐是全球最大的銀行之一,在祈耀年領導下,與北京關係密切,西方國家與中國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之際,也讓滙豐高層的動向備受關注。

滙豐在全球經濟中佔據了獨特的地位,是全球最大的貿易金融銀行,也是跨國資金流動的主要管道之一。滙豐是少數在兩半球都擁有相當規模業務的銀行之一,是英國以及亞洲大部份地區的大型零售、商業貸款機構。因此,滙豐的高層經常扮演外交的重要角色,往返中國、亞洲和歐美,會見政客和企業老闆。

滙豐銀行執行長祈耀年4月底意外宣佈退休。(彭博資料照)

董事長杜嘉祺 預計2026年結束

現年62歲的祈耀年於1987年加入滙豐銀行,2019年接下臨時執行長一職,並在2020年3月正式接班,自祈耀年上任以來,對滙豐進行了徹底的改革,出售了部份國際業務,將焦點放在亞洲市場,因為亞洲是滙豐利潤最高的地區。

祈耀年即將退休的消息,讓不少人感到意外,根據內部人士透露,祈耀年原先曾表態將再留任幾年。知情人士則表示,這是滙豐董事長杜嘉祺(Mark Tucker)做出的決定,杜嘉祺的任期將在2026年結束,屆時祈耀年也已65歲,為了避免集團執行長和董事長2大職位在同1年出現空缺,因此董事會決定讓祈耀年先行離任。

在擔任執行長的5年期間,祈耀年開始對滙豐進行大規模重組,裁員3萬5000人,並承諾將年度成本削減45億美元(約新台幣1458.6億元)。祈耀年將業務重新定位於亞洲之際,華府和北京之間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日益加劇,也使得全球商業環境變得更加複雜。

滙豐董事長杜嘉祺(Mark Tucker)任期將在2026年結束。(彭博資料照)

匯豐在中國分支 設有共黨委員會

滙豐銀行1865年在香港開業,1984年,滙豐是中國改革開放後,首家取得當地牌照的外商銀行。2009年,滙豐成為中國首家承銷金融機構發行人民幣債券的外資銀行。2017年,成為首家在中國成立合資證券公司的外資。

2022年7月,滙豐在旗下中國投資子公司設立共產黨委員會,再度成為外資銀行首例。中國公司法要求企業成立黨組織,但未在外資金融集團中廣泛實施。這個委員會大多由3名以上同為中共黨員的員工組成,目的是發揮工會效果,也是黨代表安插進公司高層的手段。

知情人士指出,滙豐這次的行動具有重要的意義,顯示該行正在加強與這個獨裁政府的聯繫。英國工黨資深議員布萊恩(Chris Bryant)表示,此舉因為並不會讓人感到意外,因為滙豐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對中國共產黨的活動「沾沾自喜」。

知情人士表示,中國證監會長期以來和華爾街有共識,大多數外商證券或經紀公司不需要設立共產黨委員會,對此暫時沒有施加太多壓力。另名知情人士則認為,滙豐在這件事上選擇了對的一邊,不再臆測中國當局的決定,如果北京要採取行動,隨時可能被逮中,任何沒有這麼做的美國銀行都在玩危險的遊戲。

滙豐的總部位於倫敦,但多數利潤都來自香港,近年更計劃在中國大幅擴張。(路透資料照)

香港是匯豐最大獲利來源

作為全球最大的銀行之一,滙豐的資產負債表幾乎相當於英國GDP,同時,滙豐銀行也是受到中國和西方國家競爭影響最大的跨國企業之一。滙豐的總部位於倫敦,但多數利潤都來自香港,近年更計劃在中國大幅擴張。

香港業務利潤達到107億美元(約新台幣3468.4億元),英國則為83億美元(約新台幣2690億元);滙豐香港客戶存款高達5440億美元(約新台幣17.6兆元),英國為3400億美元(約新台幣11兆元)。

儘管滙豐近年將重心放在亞洲,但該行的高層、董事會長期以來一直偏向英國,歷任執行長都來自西方國家。根據滙豐銀行的種族多元性報告,該行的執行委員會有69%是英國白人或白人。

滙豐高層即將交棒,該行未來業務重心方向備受關注。(路透資料照)

中國平安籲拆分匯豐東西方業務

地緣政治衝擊下,2022年,滙豐主要股東之一的中國平安呼籲這家銀行分拆東西方業務,並警告,未來幾年想要橫跨這2個地區營運將變得不可能,這反映出該行近年陷入的困境。滙豐也是中國、美國和英國政界人士針對香港制裁、貿易、政治動盪的目標之一。

市場普遍認為,滙豐高層交棒,可能會重新引發關於該行是否需要將業務重心從西方轉向亞洲和中國的長期爭辯。

Shore Capital分析師格林伍德(Gary Greenwood)指出,無論由誰接任,都需要對香港市場有足夠的了解。滙豐的總部仍在倫敦,因此如果該行打算讓執行長前進亞洲,他們也需要將總部遷至亞洲。

Quilter Cheviot分析師豪利特(Will Howlett)表示,要能應對東西方之間的地緣政治議題,將成為滙豐下任執行長的重要技能,這是一個非常微妙的平衡,繼任者必須處理好這個情況。

滙豐公共事務前主管考珀-柯爾斯稱,英國跟隨美國打壓中國是「懦弱」的表現。(彭博資料照)

匯豐業務 無法見容於英國官方

滙豐公共事務前主管考珀-柯爾斯(Sherard Cowper-Coles)去年在1場私人活動中表示,自己認為華府向倫敦當局施壓,要求撤回與中國的業務往來,而在中國問題上,唐寧街經常聽命於美國,這是是「懦弱」的表現,英國不應盲目追隨美國,而是應該照顧自身利益。

這番言論一出,隨後在英國本土掀起不滿,掀起爭議後,考珀-柯爾斯也發佈聲明表示,個人的評論不代表滙豐或是英中貿易協會的觀點,並對「造成冒犯致歉」,考珀-柯爾斯隨後也辭去在滙豐的職位。英中貿易協會是考珀-柯爾斯擔任主席的貿易遊說團體。

多名保守派議員公開抨擊考珀-柯爾斯的發言。英國保守黨前黨魁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直言,考珀-柯爾斯無法將個人言論與滙豐切割,因為他是該行的顧問;同為保守黨的議員勞頓(Tim Loughton)則稱考珀-柯爾斯是中國政府的「辯護者」。

在經歷考珀-柯爾斯失言風波後,滙豐下任執行長人選勢必要更加謹言慎行,分析師格林伍德指出,滙豐背後一直是龐大的官僚體制,因此該行需要1個能夠介入,並駕馭這個問題的「政治操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