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財經

LTN經濟通》中國補貼電動車明細 令人瞠目結舌

2024/04/30 07:20

習近平上任以來,以國家補貼來壯大產業,但如今電動車產業來到生死關卡。(美聯社)

中國政府大肆補貼 續航力有80公里就給3.5萬人民幣

歐祥義/核稿編輯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習近平上任以來,以國家補貼來壯大產業,中國經歷了汽車產業的3年高速增長,電動車廠比亞迪(BYD)發動價格戰,其它中國品牌車廠跟進,如今,全球電動車產業來到生死關卡。

業內人士指出,一些中國品牌電動汽車已在歐洲港口停放長達18個月,隨著中國滯銷的電動汽車堆積如山,歐洲港口變成「停車場」,汽車製造商和經銷商仍在奮力應對銷售放緩和物流瓶頸的困境。

中國2009年決定扶持新能源汽車行業,2010年開始提供購車補助,並在2012年推出高額補貼。例如一輛續航力只要達250公里的純電動車,給6萬人民幣補貼,續航力只有80公里的純電動車,也有3.5萬人民幣的補貼。

不只中央,就連地方政府也有政策補貼,插電混合動力車4800人民幣,純電動車1萬2600人民幣。

這種補貼,使不少汽車企業加入,許多續航能力不到250公里,甚至連100公里都沒有的車輛被大量生產,卻沒有什麼流通能力,只能在補貼後堆在空地上,等著送去報廢。

中國滯銷的電動汽車堆積如山。(法新社)

電動車商利用政府補貼套利

既然這些車不實用,為何還要將它製造出來?「套利」的第一種模式就是生產商拿國家補貼,生產商再成立一個公司買車,可以再拿一次地方補貼,接著把值錢的零部件賣出,廠商再繼續貼牌造車,形成大家賺錢,政府也賺到汽車大國夢的局面。

再來就是利用年輕人的信用,以租代購,零頭期等話術,鼓勵年輕人貸款買車跑網約車,用這方式來助長汽車銷售量。不過,疫情開始後,沒什麼人坐車,接不到單是日常,退車的年輕人也變多。

2016年,新能源汽車行業爆出「騙補」醜聞,當時中國已在新能源汽車行業補貼超過人民幣330億元,在中國官方對72家企業的檢查中發現,騙取財政補貼的金額達人民幣92.7億元。

此後中國提高財政補貼門檻,補貼額度逐年減少,並在2022年宣布結束補貼。雖然補貼結束,但新能源汽車其實還有政策扶持,例如中國將新能源汽車車輛購置稅減免政策,延長至2027年底。

過去中國許多政策透過「用市場換技術」,加速產業汰換升級。(美聯社資料照)

中國慣用大灑幣換取技術

過去中國許多政策透過「用市場換技術」,加速產業汰換升級,的確成功創造中國經濟、市場、技術各領域飛躍式成長。中國支持新能源車,大力推動發展,無非是希望從節能與新能源領域中,擺脫先進國家與國際大廠的牽制。

但歷史如鏡,先前中國為了發展半導體、5G等產業,推出大基金項目並且投錢進去,但是灑幣後以無效投資收場。沒有計劃、盲目生產、品質參差不齊,哪有不進「墳場」的道理?

不只如此,互聯網、網約車、外賣、房地產、新能源汽車,中國認為什麼熱門就做什麼,從沒有考慮到結果。

中國先前為了發展半導體產業,推出大基金項目並且投錢進去,結果以無效投資收場。(路透資料照)

中國去年外銷522.1萬輛汽車 超越日本

這次的新能源車也是,中國扶植新能源車,想在這片領域打出一片天,的確,去年中國汽車業發展達到了1個全新的里程碑,去年全年中國生產3016.1萬輛汽車,銷售出3009.4萬輛汽車。

其中,中國生產958.7萬輛新能源汽車、銷售949.5萬輛,新能源汽車占中國全部汽車生產與銷售的比率分別是31.79%以及31.55%。去年中國更是外銷汽車522.1萬輛,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一,其中120.3萬輛是新能源汽車,較前1年度成長77.6%。

Alix Partners報告指出,中國從2016年到2022年補貼新能源汽車至少570億美元,是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快速壯大的關鍵。

特斯拉(Tesla)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曾說,如果沒有貿易壁壘,中國的電動車企業將橫掃全球市場。然而,殘酷的現實是,遊戲規則被改變了。

中國大量補貼新能源車產業,一堆車商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企業過多投入的後果,就是車廠開始面臨降價競爭問題。中國車商比亞迪(BYD)因市場有庫存壓力發起的價格戰,其他廠商紛紛效仿,中媒以「血拚」,來形容這場由比亞迪掀起的價格大戰。

中國車商比亞迪(BYD)因市場有庫存壓力發起價格戰。(法新社)

中國新能源車產能巨大 僅2家有盈餘

但是在慘烈的價格戰中,中國100多家電動車企只有兩家賺錢:比亞迪與理想汽車。《美國之音》指出,官方補貼或許在短期內有助刺激消費,對於行業長期發展,卻可能潛藏風險。就像現在,一些大部份中國人都沒聽過的電動車製造商,正接連停工關廠。

有專家表認為,中國新能源車企將在今年迎來大洗牌,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難以避免。在產能巨大,國內消化不了的情況下,「外銷」成為新能源的另1條賽道。

電動車大舉湧入全球市場,不只中國業者陷入自相殘殺,就連全球企業也遭受衝擊。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研究顧問克利加德(Thomas Klitgaard)指出,中國從燃油車向電動車轉型的任何路徑,都將意味著贏家和輸家都在中國,這是場博弈,對促進中國經濟的成長實際上不會有太大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