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TN經濟通》可抗千年洪水?三峽大壩現出原形

2020/07/06 08:00

長江上游暴雨造成嚴重汛情,三峽大壩被洩洪以防免潰壩,但已造成大壩下游省份嚴重水患,圖為三峽大壩洩洪照。
(路透)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中國貴州、重慶一直到長江中下游一帶自6月來持續強降雨,波濤洶湧的洪水,已把中國自認為「可對抗千年頻率洪水」的三峽大壩,摧殘的如怒濤中的一條小舟,甚至有水利工程專家認為三峽大壩會步上「潰壩」的災難命運。

中國暴雨不止,官方連發第34天暴雨預警,根據統計,整個長江沿岸雨勢不斷,已經造成嚴重災情,26省市1938萬人受災、121人死亡失蹤,預計七月初江南地區將持續暴雨。中國近年來最嚴重的洪災是1998年長江大水,造成4150人死亡,直接經濟損失2551億元人民幣,三峽大壩是2009年完工啟用。

中國近日遭逢異常大雨,有26省市區深陷淹水困境,超過千萬人受災;中國官媒29日報導,重慶市已有21萬多人成為受災戶,湖北省武漢在七月仍會出現暴雨,中國西南部暴雨近日直灌長江流域,釀多地洪災,加上三峽大壩水位超出警戒線,長江上中下游約千座水庫急洩洪,不少地區被暴漲河水淹沒,中國氣象報告以「潑水式」強降雨形容雨災,雨帶主要分布在四川省東部、重慶市、河南省南部、安徽省、江蘇省南部、上海市到浙江省北部。

四川冕寧縣1處街道、房屋遭洪水淹沒。(法新社)

近期長江上遊烏江、岷江、沱江有強降雨。受此影響,三峽水庫入庫流量6月27日下午開始增加。6月28日下午,三峽水庫入庫流量達每秒4萬立方公尺,是27日的兩倍。為應對此此洪水,中國的長江防總要求將三峽水庫下洩流量上調至日均3.5萬立方米/秒,三峽大壩在6月29日上午開啟兩個洩洪孔,加大下洩流量。這是三峽大壩今年首次洩洪。

三峽大壩為混凝土重力壩,壩長2335公尺,底部寬115公尺,頂部寬40公尺,壩頂高程為海拔185公尺,正常蓄水位海拔175公尺。總面積1084平方公里,總庫容393億立方公尺,其中調洪庫容約221.5億立方公尺。

根據中國長江水文工作者的實地勘察,三峽工程壩址的代表性水文站,宜昌站的洪水流量,「十年頻率」洪水流量為每秒5.67萬立方公尺,20年頻率洪水流量為7.23萬立方公尺,百年頻率洪水流量為8.37萬立方公尺,千年頻率洪水流量為9.88萬立方公尺,可能最大洪水的洪水流量為每秒12萬立方公尺。

中國官方宣稱三峽大壩可對抗千年頻率洪水,但此次長江十年頻率的洪水,就讓三峽大壩岌岌可危。圖為2018年4月習近平視察三峽大壩。(美聯社)

三峽工程的設計標準,中國官方宣稱可正常應對千年頻率洪水,也就是每秒9.88萬立方公尺的流量;但是6月底長江上游每秒4萬立方公尺的流水量,還不到10年頻率的洪水標準,就已讓習近平繃緊神經,大喊「長江汛情嚴峻」,如氣象單位預測,七月還來一波更大的洪水,三峽大壩的命運真的是如風中殘燭。

三峽大壩的上游及下游,現在同時面臨嚴重的洪水威脅。上游的四川已成為這波強降雨的重災區,截至6月底,冕寧縣北部的特大暴雨災害已導致12人遇難、10人失聯,四川省的阿壩、重慶及甘孜的水文單位,都已陸續發出洪水橙色預警,雨勢仍在持續當中,四川省重慶市從6月26日起持續受到連續強降雨,目前已有超過21萬人受災,當地目前已啟動防汛黃色應急響應;此次暴雨已造成重慶黔江、綦江、武隆、彭水等25個區縣的267個鄉鎮街道,共21萬人受災

如果七月初如氣象單位預測,還有一波洪峰到來,對三峽大壩的安危仍將是一項嚴格考驗,尤其是若是上游有水壩潰壩,壩體掉落洪水中所造成的「湧浪」,會像海嘯般直接在短時間內衝向三峽大壩,這股強大的力量會直接危及壩體結構。

安徽遭暴雨襲擊,民眾在十字路口涉水通過。(路透)

現在淹水情況最嚴重的地區是湖北的宜昌及武漢,也就是三峽大壩的下游,宜昌離三峽大壩只有40多公里,是三峽大壩下游的第一站,宜昌市6月27日出現暴雨,單日降雨量達到272.6公釐,打破當地有記錄以來最高值,市區積水嚴重,車輛幾乎被滅頂,外界質疑,宜昌這次洪水與三峽大壩緊急泄洪有關。就在幾天前,中共官方曾聲稱三峽、葛洲壩、溪洛渡、向家壩4家水電站正全力「發電」,但有港媒洩密,三峽「發電」實為緊急泄洪,以防止出現潰壩災難。

三峽大壩空拍圖。(路透)

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表示,三峽大壩根本沒有中國誇口的防洪能力,三峽大壩現在面臨中上游暴雨、下游也暴雨的極端氣候,1954年長江洪水就是這樣發生的,只要上下游同時暴雨,就會讓不具防洪能力的三峽大壩「現出原形」。

王維洛認為,三峽大壩壩體船閘四周的滲漏問題不樂觀,如果潰堤,大壩以下的地方從宜昌到上海將全被淹沒。

針對「潰堤論」中國官方曾多次出面駁斥,中國官媒《科技日報》也引述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的說法,指出大壩變形的說法純屬惡意炒作,張博庭表示,三峽大壩目前沒有結構問題,而位移也是正常現象。

面對長江上游源源不斷湧現的洪水,三峽大壩若要保持壩體安全,勢必須要開閘洩洪,但一洩洪,下游的湖北以及更下游的湖南、江西及江蘇,水患勢必是雪上加霜,「洩不洩洪都是難題」,這或許是習近平口中說「汛情嚴峻」的原因吧。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熱門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