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書劍集》升降息的財政變數

2024/06/14 05:30

美國政策利率維持在高點,在降息前,財政壓力將有增無減。(路透)

◎歐陽書劍

二○○八、○九年全球金融海嘯時,大型投資銀行倒閉的連鎖衝擊,使貨幣政策與金融穩定的糾結浮上檯面;二○二二年後利率的急速飆高,一度讓部分未及時因應的銀行與壽險公司受到重創,則再使貨幣政策的副作用,受到關注。隨著各國政府負債的走高,高利率又陷於多重利弊的質疑,政府與央行誰會先撐不下去?

一九九○年代後,美國曾有一段低通膨的穩定成長期,政策利率多數時間在五%之下,次貸危機在二○○九年觸發全球金融海嘯,長期寬鬆的貨幣政策受到質疑,不少人認為利率過低誘引出的金錢遊戲是罪魁禍首;聯準會雖將次貸危機定調為金融監理的問題,但是有關貨幣政策與金融穩定的關係,從此成為受到注意的議題。這一次方向相反,二○二二年後各國央行為壓制通膨而突然拉高利率,使得原就持有大量長期債券的金融機構受傷慘重,而為了因應疫情而擴大負債的一方,也承受壓力,且焦點轉向政府,因為政府負債在疫情期間大幅膨脹。

根據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UNCTAD)二○二四年全球債務報告,二○二三年全球政府負債的絕對數字再創歷史新高,達到九十七兆美元。美國是負債金額最高的國家,占了全球政府負債的三分之一;開發中國家政府合計則占三成左右,約二十九兆美元,其中半數屬中國政府的負債,約十四.八兆美元。政府債務成長,還本付息的壓力,也隨之增加。

負債擴大,利率又上升,對財政有如雪上加霜。為了對抗通膨,聯準會從二○二二年三月起,大約以一年半的時間,就調高政策利率五.二五個百分點,美國平均公債利率也逐步走高。截至二○二四年五月底止,美國政府負債達三十四.七兆美元,以債券等可交易證券籌資者約二十七兆美元,此部分的平均利率在二○二四年五月底為三.三三%,是二○○八年十月之後的新高。美國政府的利息支出,在二○二四年估計超過一兆美元,較疫情之前倍數成長。

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在擔任聯準會主席時曾提到,因為利率將長期處於低點,因此政府負債提高,也不會影響償債能力,她認為美國財政穩健,且還有很大的舉債空間。如今美國政策利率維持在二十餘年來的最高點已將近一年,長期債券殖利率拉高,通膨已受壓抑,但隨著政府新籌資的成本也提高,政府負債的平均利率,將繼續走高。

政府的紓困政策需要資金挹注,當利率提高,新發債券的利息增加,財政負擔加重。中央銀行之前執行量化寬鬆政策,吸納公債,使政府壓力減輕,如今為了應付通膨,既要升息,也要減持債券,政府財政兩面受敵。

中央銀行雖不對財政負責,但政府財政過度惡化,也會衝擊經濟,以及就業、物價。強調獨立性的美國聯準會仍按兵不動,政策利率維持在高點,在降息前,財政壓力將有增無減。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熱門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網友回應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