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書劍集》全球排名的遊戲

2021/09/22 05:30

● 歐陽書劍

客觀排名不易造假,但若涉及主觀評比,公平性則得之不易。世界銀行(World Bank)編製近二十年的各國「經商容易度排名」,因在中國壓力下調整名次,權威性跟隨公平性喪失,已在今年停止出版,不僅專業掃地,也曝露出全球排名背後的大國遊戲。

世界銀行從二○○三年起每年編製「經商環境報告」(Doing Business),希望藉由各國政策有效性的比較促進改革,以發展私人企業,改善貧窮的問題,因此在首度發布二○○四年的報告時,就以企業生命週期過程的五項指標綜合計算各國「經商容易度排名」,分別是開辦企業、聘任及解僱勞工、契約執行、貸款取得及結束經營等,後來指標複雜化,而加入評比的經濟體也達到一百九十餘個。

「經商環境報告」受到廣泛引用,其排名起落甚至成為部分國家內部爭權的工具,但前世銀首席經濟學家Paul Romer在二○一八年初因評比不公而請辭,後續質疑聲四起,於是世界銀行集團五大組織之一的國際復興暨開發銀行(IBRD)委託美國律師事務所WilmerHale,針對爭議最大的二○一八及二○二○年「經商環境報告」展開內部操弄數據的不當行為之調查。

調查報告上週公布,詳述了世銀高層在定稿後仍干預排名的過程。中國高階官員曾多次向當時的世銀總裁金墉(Jim Yong Kim)表達對二○一七年報告排名不符中國改革表現的不滿,但二○一八年世銀內部計算結果,中國卻較前一年再掉七名,跌至第八十五名,中國關切更甚,壓力再一次擁向管理階層,金墉的資深幕僚也屢次向編製報告的團隊轉達憂慮,最後並由現任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的Kristalina Georgieva,亦即當時世銀執行長主導內部會議,研究調整中國的名次。

根據調查報告,世銀團隊曾考慮過將台灣、香港及澳門併入中國,以提升其名次,還曾計算過只加入香港,即可將中國排名推升至第七十名,但Kristalina Georgieva認為不應以政治理由做此改變而作罷。在她的指示下,有人建議採用上海、北京二個分數較高的城市數據,不過此一做法,其他國家的分數也會提高,無助於排名,亦未被採用。團隊曾認為可以特別說明的方式,強調中國改革的成績,但未被接受,最後決定技巧性修改中國分數,使其排名維持與二○一七年相同的七十八名。

從指標的選擇、組成、計算方式及研究方法的調整,都會影響全球排名,最後還要通過政治力的考驗。中國二○一○年代初期的「經商容易度排名」,大致在九十餘名,二○一六年進到八十四名、二○一七年為七十八名,二○一八、一九及二○年分別是七十八、四十六及三十一名。雖然進步神速,但調查報告公布後,不知有多少人相信?

二○二○年沙烏地阿拉伯的分數也曾被修改,並被列為進步最快的國家,計畫主持人雖有說明,但這一份報告過去的公平與權威性,應會跟著停刊而埋葬。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