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書劍集》金融,幫不幫?

2020/06/22 05:30

●歐陽書劍

不管是過去財政部金融局長或金融監理改制後的現在金管會銀行局長,都有令人稱羨的出路,離職後的薪資福利,甚至遠遠高於在任時。(情境照)

每隔一段時間,金融幫三個字就會浮現在大眾的眼前,特別是在金融監理機關人事更迭時,幫內幫外總有一陣喧嘩,但也就一陣,然後消失在超穩定的結構中;像金流一樣,掩身於利益交換的背後。

金流與物流、資訊流概括了經濟活動的運行。物流包含萬物;資訊流在各種體系中或交叉而過、或自成區塊;金流只有一種,於轉換過程中,能總結各類交易的完成。掌控金流的金融業因此突出於其他產業之外受到高度監理,譬如銀行是特許行業,金管會就可以決定能有幾家純網路銀行、由哪幾家獲准成立。

金融監理機關因此對金融業有相當強大的約束力,而一般認為的金融幫,就是以那些佔據金融體系高階位置的卸任金融監理高官為中心;在教育部的線上國語辭典中,「幫」,有一個解釋是「同性質的人因政治或經濟等目的而組成的團體」,也就是在專家或大眾的想法中,金融幫並不只是退休人員的聯誼組織。

志同道合的人,原本就可以組成黨,這是具有中性意義的名詞,而政黨內拉幫結派,也是常態,為了共同目的一起奮鬥,只是人性的呈現;「結黨」到處可見,私人企業全都為營利,「營私」也並不可恥。金融幫若是負面名詞,大家在意的應是「結黨營私」,只想看清楚金融幫是否有互相勾結以謀求私利的行為。

金融監理官員掌握公權力,金融幫的力量原來自國家、人民。然而,不管是過去財政部金融局長或金融監理改制後的現在金管會銀行局長,都有令人稱羨的出路,離職後的薪資福利,甚至遠遠高於在任時。二0一0年之前的六位局長卸任後都擔任過公民營銀行的董事長,之後的桂先農升任過金管會副主委,現任保險事業發展中心董事長,而詹庭禎是中國信託銀行副董事長,二位仍在公務體系服務,王儷娟回任金管會檢查局長,而邱淑貞則剛升任金管會副主委。

延攬卸任的金融高官擔任董總、高階主管的企業,雖都強調借重的是熟稔法規的專長,不過,門神的批評總是如影隨形;而過去一條鞭似的轉任路徑,幾乎形成慣例,不只模糊了官商分際,也使銀行局在裁量金融處分的力道上,留下外界想像的空間,甚至讓部分檢查局負責現場稽查的基層公務員常有「檢查局高高舉起,銀行局輕輕放下」的感慨。

經濟發展需要金融幫忙,資源豐厚的金融業也能大盡社會責任。在一個用人唯才、法制觀念清楚的社會文化中,由高官轉任企業高層或周邊單位主管,本不值得質疑,也無須限制,歐美也都有官商互轉的常態,因為「才」是重點;可是若只是將講究倫理、論資排輩的官場文化,延伸至商業活動中,而把公權力轉換為幫派關係,再以共享的利益為黏著劑,向外擴充幫內結構,則就不能不仔細檢視了,因為維持幫內利益,將使政府資源因此錯置、經濟效率會受重傷,大眾一起受害,而且門神在正式擺出前,顯然就已發揮了效果。這種錯誤的學習行為,將長期反噬監理權威。

傳聞很多、故事不少,肥貓、門神也只是表象,背後交織掩護的利益交換,並非鄉野傳說。有金融幫是事實,驅散金融幫也應該不可能,不過,幫派需要利益流動與補充新血,既然都說「人亡政息」,想要綿綿長命的金融幫,若沒有現任官員加盟,其實也就成不了幫了。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