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TN經濟通》抑制電價上漲?德國案例太驚奇

2024/06/07 07:22

德國太陽能源過剩,導致電價爆跌。(歐新社)

德國太陽能源過剩 電價暴跌近9成

歐祥義/核稿編輯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據了解,德國是最早投入太陽能技術的國家之一,尤其是在俄烏戰爭爆發後更積極發展能源自主,最終成為歐洲最大的太陽能發電國,推動強大的太陽能文化,以支撐國家經濟與就業,不過近來隨著再生能源興起,德國開始面臨能源過剩的問題,甚至出現「負電價」,導致當地太陽能發電商的獲利爆跌。

外媒報導,2022年德國約有45%的電力來自化石燃料,但因為俄烏戰爭爆發,切斷了天然氣供應,嚴重衝擊德國用電,當時也受到能源成本飆升和天然氣短缺影響,德國企業被迫消減產量,其中包含德國化學品和化肥等能源高度密集產業的產量到2022年底降至多年低點。

而德國為應對這項挑戰,大力發展再生能源,成功推動產量激增,幫助其2023年電價回歸長期平均,讓當地製造業部份成本壓力也緩解不少,同時促進工業的復甦,事實上,去年發電量大增,最大貢獻者就是太陽能源,德國太陽能協會指出,去年德國太陽能產能年增85%,主要是受住宅需求而推動。

不過,德國太陽能發電量近幾年急劇增加,2023年底的太陽能總裝置容量飆升至80GW以上,比平均需求高出30GW,也因為庫存超過需求,電力過剩的問題,導致德國近期電價暴跌近9成。

由於俄烏戰爭影響天然氣供電,德國加強能源自主能力。(美聯社)

德長期依賴俄廉價天然氣  戰爭開打後大力推動能源自主

自從2022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俄羅斯總統普亭便揚言切斷天然氣供給,使得進口量超過45%來自俄國的歐洲急忙尋找替代供給,當地物價連帶飛漲,戰爭大幅推升了食品和生活用品的價格,讓許多普通人的生計陷入了困境,同時擔心沒有暖氣過冬。

據了解,德俄兩國長久以來一直都是能源合作夥伴,德國對俄羅斯廉價能源的依賴在過去是逐年攀升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德國有55%的天然氣、50%的煤炭和35%的石油進口來自俄羅斯,也就是說,俄羅斯不僅掌控著德國天然氣供應的命脈,同時也能影響德國的天然氣存儲。

但德國要快速找到新的天然氣供應實屬不易,當時該國便陷入對戰爭的憤怒和對基本能源需求之間的兩難處境,不過能從數據中發現,開戰後5個月左右,德國對俄羅斯的進出口持續減少,當時對俄國天然氣進口由原先的55%下降至35%,但又因為能源價格在國際市場上的飆升,德國向俄羅斯支付的費用不降反升,在2022年前四個月,共向俄羅斯支付了158億歐元(約台幣5563億)的進口費用,較前一年同期的99億歐元(約台幣3489億)高出許多。

2023年也因為俄烏戰爭引起的能源危機加劇,德國及法國皆出現創新高的電價,其中德國電力期貨價格飆升至每兆瓦/小時(MWh)850歐元(約台幣2.9萬),法國電力期貨價格則飆破每兆瓦(MWh)/小時1000歐元(約台幣3.5萬),相較前一年,德法兩國電力期貨價格僅每兆瓦(MWh)/小時85歐元(月台幣2996元),上漲幅度相當驚人。

不過俄烏戰爭造成的能源危機,卻也意外成為歐洲能源轉型的重大「功臣」,不僅加速朝綠能發展,也使歐盟各國意識到過度依賴單一國家的危險性,開始積極分散供應來源。

德國積極能源轉型,是最早投入太陽能技術的國家之一。(法新社)

2023年德國太陽能發電  安裝1400萬瓩

據報導,德國是最早投入太陽能技術的國家之一,俄烏戰爭促使德國積極發展能源自主,也因為該國強大的太陽能文化支撐了經濟與就業景氣,同時幫助竄高的電價恢復到過去的平穩價格,德國製造業部份成本壓力得到緩解,並刺激今年至今工業產出的零星復甦。

德國2023年發電量大增的最大貢獻者就是太陽能,德國太陽能協會(BSW)稱,去年德國太陽能產能年增85%,透過100萬個新太陽能發電系統安裝創紀錄的14GW(百萬瓩)太陽能容量,對此,外媒分析,德國發電量成長是由住宅需求推動,一開始是屋頂太陽能發電系統,現在為了解決屋頂安裝太陽能諸多限制,現在改推陽台太陽能,讓家家戶戶都有太陽能來源。

而德國政府也為再生能源產業設下雄心勃勃的目標,目標是到2030年總發電量80%來自再生能源,具體的目標是2030年的太陽能光電裝置容量達215GW,到2035年能做到100%電力由再生能源供電,也因為再生能源產業的繁榮創造了大批就業機會,根據GlobalData 分析產業活躍職位,德國再生能源從2022年1月至2023年11月就大增249%。

德國太陽能產量若達到高峰,就會出現負電價的情況。(美聯社)

德太陽能裝置容量8000萬瓩 發電量超過需求尖峰電價爆跌87%

隨著德國再生能源快速發展,數據顯示,德國太陽能發電量從2021年開始逐步上升,自俄羅斯戰爭爆發後便急遽增加,甚至與需求拉開差距,到2023年底太陽能裝置容量飆升至80GW以上,比平均需求高30GW,而庫存超過消費的結果就是反應價格暴跌的情況。

由於德國天氣轉為晴朗,截至今年5月13日當週,當地太陽能發電廠發電量比前一週增加40%,比長期平均增加50%,5月14日更是創下歷史最高發電量,超過400Gwh,導致後續10天,太陽能生產商不得不在生產時間降價87%,當產量達到高峰,甚至還會出現負電價的情況。

而為了維護電網的穩定,德國電力公司必須採取措施消耗過剩的電力,有時甚至虛要向用戶支付費用,以促使他們增加用電,這就是電價出現負值的直接原因。

另外,專家預估今年夏天,太陽能發電可能會佔發電總量的3分1,但消費者不一定會從低價受益,因為用電的高峰通常是非太陽能時段,如果是在電價便宜時用電,那消費者就能享受到廉價的電力,但以目前來說還不會。

用電的高峰通常是非太陽能時段,消費者不一定會從爆跌電價中受惠。(彭博)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熱門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網友回應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