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財經

LTN經濟通》印度不可提麥克馬洪線 中國會翻臉?

2024/05/29 07:08

在缺乏雙方都認可的界定領土邊線方法下,中印邊境問題,至今仍難以解決。(路透)

1914年麥克馬洪線 畫定印度西藏邊界

歐祥義/核稿編輯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中國和印度共享約3440公里的邊界,但雙方對大部分邊界有不同看法,主要爭議涉及中國控制的西段,以及印度控制的東段、中段和錫金段,這大致上位於中國西藏自治區和印度東北部阿魯納查邦、喜馬偕爾邦和北阿坎德邦,以及北部的聯邦屬地拉達克,儘管中印雙方原則上都同意和平解決爭議,不過兩國的邊防巡邏部隊仍時常出現爆發衝突,在缺乏雙方都認可的界定領土邊線方法下,中印邊境問題,至今仍難以解決。

中印邊境爭議最早可追溯到1914年,當年中華民國、英國和西藏談判西藏的地位,希望能解決中華民國和英屬印度之間的邊界問題,後簽訂了西姆拉條約(Simla Convention),英國和西藏依英國殖民地官員麥克馬洪(Henry McMahon)的提議,劃定印度和西藏的邊界,此線以他命名稱作「麥克馬洪線」。

印度堅持認為,麥克馬洪線是中印之間正式的合法邊界。然而中國從未承認這條線。

1962年爆發的中印邊境戰爭,中國軍隊越過麥克馬洪線,攻佔印度的城鎮,戰爭持續約1個月,造成超過1000名印度人死亡,3000多名印度被俘,中國的死亡人數不到800人,中國之後單方面在占領土地上劃定邊界,也就是所謂「實際控制線」。

中印邊界的邦拉山口(Bum La Pass),位於印度阿魯納查邦和中國西藏自治區交界。(法新社)

1996印中協議 規定雙方不能開槍

中國取得勝利,占領了西段爭議領土的「阿克賽欽地區」,實質控制直到今日,該地區和印度控制的喀什米爾地區相連,爭議區域面積約3萬平方公里,中國認為,阿克塞欽地區是固有領土,印度對此存在異議,認為阿克塞欽地區為印度聯邦屬地「拉達克」管轄。

中國雖然在當時也占領了東段爭議領土「藏南地區」,卻主動停火撤出,印度隨即重新占領,實質控制至今,印度後來在1987年於該地區建立了阿魯納查邦。

1967年雙方再次駁火,這次爆發地點在錫金段,位於錫金王國與中國西藏的交界,而錫金當時是印度的保護國,雙方在卓拉山口和乃堆拉山口發生衝突,共有500多人喪命,印度後來獲得了卓拉山口和乃堆拉山口的控制權。1975年,錫金併入印度,成為印度的錫金邦。

為了緩解爭議邊界地區的緊張對峙,中國和印度在1993年、1996年陸續簽訂了關於「實際控制線」的協議,規定中印要以友好非武力的方式解決邊界問題,而且在控制線附近,雙方軍隊都不能開槍,很大程度限制了雙方使用的武器種類。因此直到2020年前,中印雙方雖然仍有在爭議邊界發生過衝突,都未曾在過程中有人員死亡。

2020年之前,中印雙方雖然仍有在爭議邊界發生過衝突,都未曾在過程中有人員死亡。圖為乃堆拉山的中印邊貿通道。(法新社)

中國慣用手法 平民當先鋒 官方再占土地

在2020年中印邊境爆發的致命衝突之後,雙方互信的基礎已經被打破,中印情勢在近年來逐漸升溫,這場衝突發生在阿克賽欽地區,以及中國西藏自治區的阿里地區,以及日喀則的乃堆拉山口,造成了20名印度軍人、4名中國軍人死亡,近百人受傷。2022年在印度阿魯納查邦東章地區(中國稱藏南東章地區)又爆發了一次衝突,雙方均有多人受傷。

印度新德里戰略專家齊蘭尼(Brahma Chellaney)曾指控,中國長期以來在喜馬拉雅山邊境蠶食鯨吞,偷偷占領印度邊界不少土地,而中國的手法,是讓牧民與農民當先鋒,之後再由解放軍以保護人民的理由上場,這方法就像美國於19世紀的西部拓荒,從東部來的平民向西拓荒,平民和印第安原住民起衝突時,就會要求美國軍方保護。

印度2024年4月舉行為期6週的國會下議院「人民院」選舉,印度人民院選舉將分7個階段投票,最終在6月4日統一開票,總理一般來自人民院,將由人民院的議員負責選出,因此該場選舉倍受重視。

隨著選戰持續進行,中印邊境問題也成為了選戰焦點之一,印度在野陣營的重要領袖、首都德里首長克里瓦爾(Arvind Kejriwal)就表示,一旦執政就要收復被中國侵佔土地,除了會嘗試以外交手段,和中國解決爭端外,也會賦予印度軍隊充份的自主權,決定採取哪些步驟來收復被中國侵佔的土地。

印度2024年4月舉行為期6週的國會下議院「人民院」選舉,中印邊境問題也成為了選戰焦點之一。(法新社)

中駐印大使懸缺1.5年

中國駐印度大使一職在懸缺1年半後,新任大使徐飛洪於2024年5月10日履新,他行前接受中印記者聯合採訪,表示2020年6月發生邊境事件後,中方同印方保持外交和軍事管道溝通,兩軍已在邊界西段四個點位實現脫離接觸,中印邊境局勢總體穩定可控,邊境地區是和平安寧的。

另一方面,積極尋求第3任任期的印度總理莫迪,在4月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認為,印度和中國應緊急處理兩國邊境「延長的局勢」,他希望並相信,通過外交與軍事層面積極和建設性的雙邊接觸,能恢復和維持兩國邊境的和平與安寧。

與過去的強硬主張相比,莫迪此次發言被視為放軟態度。徐飛洪在履新前的採訪時也表示,有注意到莫迪總理關於中印關係意義重大的表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第一時間作出了正面回應,徐飛洪更說:「中方一直認為,邊界問題不是中印關係的全部」。

印度總理莫迪積極尋求第3任任期,在最近選舉期間,他對中國的發言被視為放軟態度。(美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