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TN經濟通》馬雲捅蜂窩 螞蟻集團高空走鋼索

2020/11/24 07:37

螞蟻集團原定於11月5日在上海和香港上市,卻在不到36小時前,突然遭中國政府喊停。(路透)

螞蟻集團IPO突喊卡 內幕隱情多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中國最大金融科技集團螞蟻集團原定於11月5日在上海和香港兩地同步上市,原預計籌資370億美元,可望成全球最大規模IPO,卻在不到36小時前,突然遭中國政府喊停。外界多認為,這與螞蟻創辦人馬雲先前發表的言論「捅了馬蜂窩」有關,但實際上螞蟻IPO緊急喊停背後,還有更多隱情。

馬雲10月24日在上海外灘金融論壇,批評中國銀行業對貸款要抵押還是延續「當鋪思想」,並狂言「好的創新不怕監管,怕是用昨天的方式去監管」,他甚至還批評全世界銀行監管的基礎《巴塞爾協議》是過時的「老年人俱樂部」。

外界普遍認為,馬雲此番言論等於是直接打臉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觸怒了中共高層,最終才導致螞蟻A+H上市案遭到封殺。不過,2013年阿里巴巴成立餘額寶展開理財業務,7年來中共從沒說過不行,上市案也經歷多年的安排,每個環節都通過政府審核才會走到最後1步,為何選在此刻突然喊卡?

早期中國監管機關對於阿里巴巴,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多加干涉。圖為螞蟻科技香港辦公室。(美聯社)

螞蟻放款的資金 99%來自債權抵押融資

2003年阿里巴巴推出支付寶,2011年馬雲將支付寶剝離出來,2014年螞蟻金服成立,陸續提供多項金融服務,並在2020年6月改名螞蟻科技集團。根據路透報導,早期中國監管機關對於阿里巴巴,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多加干涉,部分原因是看在阿里巴巴與政府官員關係密切,另外,也因為對阿里巴巴的成功崛起有深刻的民族情感。在形同沒有監管的情況下,螞蟻不斷開高槓桿、收高利,擴大自身業務。

螞蟻放貸的錢從哪裡來?2020年6月重慶市長黃奇帆1場談話透露了螞蟻的操盤方式。首先,螞蟻以30億人民幣向銀行貸款60億,接下來再把這90億人民幣放貸給用戶後,就有了90億人民幣債權,再用這個債權抵押再貸90億人民幣。另外,錢不夠放貸,螞蟻再把用戶的借款打包成ABS(資產抵押債券)對外籌資。經過幾輪運作之後,最終規模超過3000億人民幣。

支付寶年處理118兆人民幣 已動搖中共國本

中國人行旗下《金融時報》文章指出,花唄及借唄年化利率約為15%左右,高於銀行的5%-6%,使得「普惠」變「普貴」金融。中國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長郭武平也批評,花唄業務接近信用卡,但收取的手續費遠高於銀行。

這也突顯了,中國此前針對網路小額貸款,一直沒有明確的監理,加上螞蟻也不斷在金融和科技公司間打擦邊球,規避監管。中國政府放任螞蟻坐大,直到大到無法撼動,才發現搶了中國大銀行的大生意、吞食到國企利益。除此之外,支付寶1年處理中國總值118兆人民幣的支付業務,螞蟻手中握有10億中國人和8千萬商家的個資和大數據,也對中共集權造成挑戰。

螞蟻IPO猛踩剎車,最主要的因素還是來自習江派鬥爭。(美聯社)

馬雲代表江系利益 習難容忍

螞蟻IPO猛踩剎車,最主要的因素還是來自政治鬥爭。《美國之音》報導,馬雲據傳屬江派勢力,與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交情匪淺,江志成也是螞蟻原始股東之一博裕資本背後的管理人,博裕約持有螞蟻3%的股權。其他螞蟻股東,包括復星系創辦人郭廣昌、巨人集團創辦人史玉柱、泛海控股董事長盧志強等也都是親江派企業人士。

而直接封殺螞蟻IPO就是要傳遞清楚的訊息,習近平才是真正的權力核心,任何金融開放的政策,唯有在有利習和共產黨的情況下才會成立;彭博指出,決定封殺的時間點也顯示,金融及政治的穩定性絕對優先於讓出經濟控制權,並警告再大的民企也必須「跟黨走」。

外媒也接連報導,傳出螞蟻IPO是由習近平親自拍板喊停。《華爾街日報》報導,此案是馬雲與中國政府多年來緊張關係的總爆發,也指出習已愈來愈不能容忍資本和影響力不斷擴大的民間企業。

馬雲10月底的談話成為導火線,他錯估北京態度,且代價十分高昂。(法新社)

馬雲放炮內容 觸動中共高層敏感神經

而馬雲在10月底的談話則是導火線,他錯估北京在意的事情正在轉變,而且代價非常昂貴。馬雲誤以為自己可以挑戰傳統金融機構,同時還能維持黨對他的支持。然而事情的全貌是,中國政府2020年的主要目標,就是要扶持國有金融部門、加強監管,避免受疫情打擊的經濟出現流動性風險。

這番談話不僅激怒了共產黨的高層,也讓金融監理機關啟動調查。其中包括螞蟻如何透過數位金融商品如花唄,鼓勵年輕人和窮人借貸。中國國務院辦公廳也蒐集了針對馬雲談話的「負面輿情」,並交到習近平等中共高層的手上。

在中共高層的主導下,從10月31日到11月2日,中國官媒連續刊文抨擊網路小額信貸,強調螞蟻創造出「大到不能倒」的風險。最終在11月2日,4大金融機構大動作約談螞蟻高層,同日也就「網路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公開徵求意見,其實都是有跡可循。

螞蟻IPO的時程,短期內回到正軌的機會極低,估至少將延後6個月以上。圖為螞蟻集團吉祥物。(美聯社)

墨比爾斯認為 中國會進一步緊縮科技領域監管

螞蟻暫緩IPO的消息也使阿里巴巴股價暴跌,螞蟻估值砍半,大批投資人要求撤資。而且這麼大筆的投資案都能一夕之間翻盤,勢必也會讓外國投資人質疑,中國市場是否如表面看到的如此開放、透明。

至於後續效應方面,有「新興市場教父」之稱的墨比爾斯則認為,螞蟻IPO喊卡不會是「個案」 ,未來中國政府可能進一步收緊科技領域的監管。香港大學教授陳志武則說,中國的做法也明顯表現出「沒有大型民企可以被容忍」,這也引發外界擔心,在「國進民退」的浪潮下,螞蟻會不會被實質「國有化」,手中的大數據更有可能被用於鞏固中共政權。

此案往後會有什麼變化?星展集團執行總裁高博德(Piyush Gupta)認為,螞蟻必須重組其商業模式。由於中國政府祭出的新規,直接要求線上貸款公司出資比率不得低於30%,目前螞蟻的貸款資本比率僅2% ,大和證券分析師齊曉亮指出,其中1種解方就是,關聯公司阿里巴巴向螞蟻注資200億至400億人民幣。而螞蟻IPO的進程,短期內回到正軌的機會極低,預估至少將延後6個月以上。

一手掌握經濟脈動 點我訂閱自由財經Youtube頻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財經】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財經粉絲團
今日熱門新聞
網友回應